The Last of Us 
2013/2/5,星期二下午四時。現在這個時候,你是學生,正在放寒假;你是上班族,正在經歷過年前為了放大假而做準備的極度忙亂期。如果,真的只是如果,你是個在浩劫後20年、生存在物資極度缺乏的軍事隔離區內的殘存人類,面對看不見希望的未來與不知還有誰可以信任的年代,你是否有勇氣跨出隔離區試著尋找其他可能性?你是否有勇氣面對踏出隔離區後的那些未知與面臨未知的恐懼?

 

如果你想瞭解自己面對這種極端困境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與想法,或許你真的該期待5/17於PS3登場的《最後生還者》(The Last of Us)。這款遊戲是由《秘境探險》系列製作公司Naughty Dog開發,在2013台北國際電玩展中,行銷經理Eric Monacelli特別在SCET舞台展示部份遊戲試玩內容。或許玩家們會特別留意這款遊戲的操作系統、畫面特效等等遊戲性的層面,但Monacelli有點出人意外地用了不少時間來闡釋故事劇情與其背後意涵,做為媒體說明會時的開場。

感染與殭屍式的浩劫後

這次的浩劫是感染病菌造成的,禍首叫「蟲草真菌」。它寄生於人體,透過孢子散佈,被感染的人類機能受損的情形各有不同,但基本上可以用殭屍的概念來瞭解。

The Last of Us 

故事的主角、也就是玩家可以操縱的角色喬爾(Joel),是生活在美國波士頓某個隔離區內的黑市商人,受朋友之託,要把一位從小生長在隔離區、從未看過外面世界的小女孩艾莉(Ellie)送交給反抗軍組織「生命之火」,因此他們必須離開隔離區。遊戲中的第三位角色泰絲(Tess)是喬爾的同行,她並不贊成這趟出門遠足,但基於朋友的道義立場,她也跟著一起出發。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Monacelli表示,遊戲的開發過程中,一直著重在讓玩家遭遇哪些處境、當下該有什麼樣的反應,以及能夠讓玩家感受到什麼樣的情緒。例如在這樣極度緊繃的環境中,人們究竟是否還會心存善念、心繫和平,或者人人只有自我、凡事訴諸暴力。又如大家會預設被感染而成為怪物的人是壞人,但事實上,牠們真的是壞人?或者看似正常的好人才是真正的邪魔歪道?為此,他們參考了不少類似情境或遭遇的電影、小說( ),希望能夠成功地傳達這些氛圍給玩家。

The Last of Us 

事實上,遊戲海報上艾莉揹著一把步槍,加上美國近期又發生校園槍擊案件,可以預知遊戲上市後一定會發生道德上的爭論,但Monacelli卻認為,如果人類真的到了那樣的危險境地,孩子拿槍並不奇怪。

手電筒經濟學

而在世界觀的設定方面,浩劫後20年,美國政府早已不存在,隔離區外除了怪物就是各種人造物斷垣殘壁的景像,但相對地,這個世界少了人類持續20年破壞環境的「成果」,反而出人意料地充滿了自然生機的感覺。

The Last of Us 

自然景色或許美麗,但絕不令人感到安心,尤其在出入一些較為陰暗的場所,身上的手電筒一定得打開。Naughty Dog標榜遊戲採用「即時輻射度演算法」(Realtime Radiosity),手電筒的光除了往前照射環境,還會以更自然的方式散射到周圍環境,就實際試玩的過程來看,那光,真的蠻自然的。有趣的是,Monacelli提醒大家如果手電筒突然沒電了,請先使用民俗療法──你知道的。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而且就玩家面臨的處境來說還不得不這樣做。物資實在有限,當然也包括手電筒會用到的電池,所以你不能一直開著,但也不能因為想省電就不開,因為在冒險過程中,周遭環境有資源可撿,在一些陰暗處的資源,沒有光是有可能被忽略的。

物品組合製造系統

可以撿拾的資源有三種,第一種是可以直接使用的物品,例如子彈、醫藥包等,第二種則是「零件」。零件的概念包括可能要收集多次才能整合變成一個物品,例如2個電池零件才能變成一個可用的手電筒。另一方面,不同種類的零件可以組合成不同的物品,例如2個剪刀刀片加3個繃帶可以變成一支單次暗殺使用的小刀,或是一個破布加一個酒精可以變成醫藥包等,而某些武器也可以透過這種方式製造出來或升級。一些基本的組合在遊戲一開始就有,但之後一些較複雜的組合過程需要藍圖,而藍圖需要遊戲進行中搜集而得。

The Last of Us 

取得各種零件的機會是有的,但其實很難估算使用量大小,因為玩家不會知道後頭還有什麼物品可以製造,因此零件是否該現在使用,或是一直忍著捱到後面再講,相信是一個令人掙扎的點。Monacelli也指出,一種資源可能會用在很多地方,資源的總量其實不會夠的,玩家必須有所抉擇,加上物品也是會漸漸損壞的,因此,遊戲中較不可能有可組合的超級武器,因為資源可能不夠用。

面對怪物的策略

子彈到底夠不夠用?希望你是個爆頭高手,因為就試玩經驗來看,要一槍斃命不容易,那麼子彈就不太夠了,多數時候可能都得用閃躲、暗殺或近戰武器來面對。就試玩版的內容來看,只出現了兩種敵人,一種受感染程度較輕的「追逐者」(Runner),牠們的眼睛仍有作用,但因為感染不久,身體並不強韌,因此可以考慮直接揮拳,但感染程度較重的「尋聲者」(Clicker),眼睛已經被破壞,只能靠回音來辨位,因此可以悄悄地避開牠們,而且牠們較為強壯,正面攻擊贏面不大。

infected_early_03 
追逐者

The Last of Us
感染程度較重

The Last of Us
尋聲者 


尋聲者靠聲音,所以也就衍生出以聲音做為戰術運用的方法。第三種可以撿拾的資源,像是玻璃瓶或磚塊,它們可以拿來丟到遠處,吸引尋聲者來個聲東擊西,此外,遊戲中也可以設計聲音陷阱,以聲音吸引怪物前來,再用陷阱殺死牠。

另外,透過按下R2,玩家可以透過聽音辨位的方式知道尋聲者的所在,此時螢幕上會顯示出視線被遮蔽而看不到的怪物在遮蔽物後方的位置。

知道怪物的位置很重要,因為根據試玩經驗來看,面對一隻怪物還好處理,只要同時面對兩隻怪物,存活機率就降低了,這至少是遊戲前期武器不夠精良的階段。因此如果不能靠閃躲的方式繼續前進,就必須要個個擊破,絕對不能讓怪物一擁而上。

The Last of Us 

Monacelli表示怪物不會只有試玩版中這兩種,每種怪物都會有不同的弱點,必須善加利用。而玩家必須靠自己手上的物品來殺敵,遊戲中環境物件例如鐵櫃桌子等最多只能阻擋怪物的前進,無法做為武器使用。

就既有的訊息來看,Naughty Dog企圖讓玩家不止在遊戲層面身處在一個未知的恐懼及必須常常臨機應變的環境中,更讓玩家時時要面對人性的掙扎與道德的困境,玩起來恐怕有些沉重,加上Naughty Dog就怕台灣玩家看不懂英文劇情,還很貼心地推出中文版,想必到時玩家們的心情應該會「跌到谷底」了,不過有鑑於《俠盜獵車手5》已確定延期,淡季的5月,玩家們就來考驗自己一下吧!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The Last of Us 

 
註:
險路勿近(No Country for Old Men):2007年出品電影。主要敘述半途拿走鉅款的獵人與前來追錢的黑道殺手一段追殺與反擊的故事,發現出兩人在身處臨界點時的反應與想法。

人類之子(Children of Men):2006年出品電影。在全世界人類都生不出小孩的27年後,全世界最年輕的人類僅僅活了18年就被狂熱份子刺殺,恐懼與絕望已籠罩在全人類的心中,此時卻有一個年輕女孩懷孕了。即將誕生的人類之子,對全世界人類造成什麼影響?各方勢力要如何妥善「利用」這個機會?

City of Thieves:2008年出品小說。史達林格勒攻防戰是二戰期間德蘇決定性戰役,德國圍城使得物資極端缺乏,兩名即將被處決的大男孩卻有可能因為奉獻一打雞蛋而逃過死劫,兩人因此在各方追捕及艱困的環境中,靠機智應變完成任務,逃出生天。

The World without Us:2007年出品非文學書。描述現在的地球如果人類突然全部消失,地球隨著時間推移會變成什麼樣的面貌,以及藉著推論式的描述傳達環境保護的理念。

Polio: An American Story:2005年出品非文學書。描述1950年代早期在美國大流行引發恐慌的小兒麻痺症疫情、沙克與沙賓發展疫苗的競爭過程、美國政府測試新藥的過程及製造商的責任。

The Last Town on Earth: A Novel:2006年出品小說。一個雲霧繚繞的森林環繞著的美國小鎮,原本是個好到有如人間天堂的地方,但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及1918年美國流感大流行,小鎮展開史無前例對間諜與疾病的嚴格審查措施,在這樣的過程中,人類的各種價值─愛、友情、家庭價值、社區意識、愛國情操紛紛受到殘酷的考驗。真實案例首次廣為人知。(回到原文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