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險遊戲有一個最大的特質,那就是解謎。所謂的謎其種類可以說是千變萬化,像一般我們常見的「頭腦的體操」類的字謎、拼圖遊戲等,是有點像智力測驗的謎題;也有的是像做偵探型的謎題。

 在美國長賣的《迷霧之島2》,雖然不見得算是個「遊戲」,但其中諸多的謎題很值得大家細細品味。

在電腦遊戲的世界裡,有一種遊戲並不需要打打殺殺,也不一定會有時間壓力,但是他的遊戲故事往往很吸引人,過關時需要一些有趣的解決方法,往往也非常精彩、引人入勝,那就是─冒險遊戲,一種適合胡思亂想的遊戲。

為什麼說適合胡思亂想呢?因為冒險遊戲有一個最大的特質,那就是解謎。所謂的謎其種類可以說是千變萬化,像一般我們常見的「頭腦的體操」類的字謎、拼圖遊戲等,是有點像智力測驗的謎題;也有的是像做偵探型的謎題,例如搜集一些物件、尋找某些線索,最後在關鍵時刻揭露出來等。不過不論如何,在解謎的過程中,頭腦一直都需要思考,如果腦筋輪轉不過來,那可就麻煩大了。

不同的急轉彎

不過,這個腦筋應該要怎麼輪轉呢?首先要先確定這款遊戲的屬性,如果是像《X檔案》這樣的辦案遊戲,那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比較合理的,像一個FBI探員應該做的;但如果像《瘋狂時代》(Day of the Tentacles)這種有點無厘頭的遊戲,那就絕對不要用正常人的想法來解決事情。舉一個例子,在《瘋狂時代》中,主角在現代、主角的朋友在兩百年前美國開國元老們為憲法內容傷腦筋的時候,主角需要一台吸塵器,可是他手上只有一張賣吸塵器的宣傳DM,請問該怎麼辦?


玩冒險遊戲絕對不可缺乏腦筋急轉彎的勇氣。《瘋狂時代》

各位,千萬不要讓主角花時間去找吸塵器,因為這不是遊戲的風格,應該讓主角把DM透過時光機器傳給主角的朋友,再把它偷偷夾到修憲的內容中,當美國憲法說:「每個家庭都要有一台吸塵器」後,兩百年後就會突然蹦出一台吸塵器在主角眼前。怎麼樣,酷吧!

聯想的原則

這種超乎想像的解決辦法的確有點難,不過換一個角度而言,這往往也是遊戲的笑點所在,其實它仍不脫一個「聯想」的原則。聯想是較容易顧慮到的地方,比如有惡狗擋路,而身上有一塊肉,那就把肉丟給狗吃,這就是最簡單的聯想,因為這個道理有點像是常識。常識再升一級,就便成抽象的聯想,例如有十隻怪物擋在面前,牠們排列的形狀正像是十支保齡球瓶排成正三角形的樣子,當你百思不得其解,卻在另一個房間看到一顆保齡球時,那該做何感想?......不用想啦,把球拿起來,像打保齡球一樣丟向怪物就行了。

在上面的例子中,我們還可以發現冒險遊戲的解謎過程中,幾乎都會有一些物件成為過關的重要物品,如果你找不到他們,那遊戲就會卡住了。事實上,要找到這些物品並不難。在冒險遊戲的進行過程中,玩家們可以在每一個去過的地方進行探索,把滑鼠游標指到一些物體上,如果游標的形狀改了,那表示這個物體多半有用,如果這個物品可以拿起來放在身上,那就千萬不要客氣,因為可以收在身上的物品,絕大部份都是有用的,他們可以用來解謎,或是必須要交給某人,有時甚至是主角保命的武器。使用物品也不脫「聯想」的原則,如果說在某一個地方過不去的話,倒也不妨將身上所有的物品都拿去試試,說不定瞎貓碰到死耗子呢!

談話獲取線索

除了物件之外,與人物對話也是冒險遊戲的重點。遊戲中的人物是讓劇情可以進行下去的媒介,有的時候,跟他們說話不僅是了解整個故事,也是獲得過關線索的來源:保險箱的密碼、通關的暗語、寶藏的所在、甚至是過關的技巧都有可能。冒險遊戲的人物對話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對話樹」,意思是說所有可以說的話都像樹枝一樣分叉開,要說過第一句話後才會出現第二句及第三句,而第六句話會在說過第三句話之後才會出現,如果第六句話是所謂的關鍵語,那就必須等第一、第三都說過之後才行。在一些小規模的遊戲裡這可能還不是問題,如果是較大的遊戲可能就要做一下筆記,篩檢一下是否關鍵句沒有出來,否則玩家們只有一直跟人家抬槓,玩不完了。


與遊戲中人物對話往往是破關的關鍵。《X檔案》

最後,還有一點一定要記住:多存檔。有些遊戲比較善體人意,允許玩家有犯錯的機會,譬如有樣物品沒拿,或是做錯了哪件事時,還可以從頭再來過,但是有些遊戲可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不但Game Over,可能還要從很久很久以前重新玩一次,白白耽誤時間,因此玩此類遊戲的時候,一定要記住多存檔,只要懷疑有危險時就存檔,如果看似有很多選擇時,也先存一下檔,這樣重新選擇時就比較省時間。真實的生活不像遊戲一樣可以隨時存檔,所以往往不會有令每一個人都滿意的結局,不過遊戲可以做到,那我們也就不必那麼保守,為自己心中最理想的結果而努力存檔吧!(原載於民生報,1998/7/30第16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遊戲學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