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schel很關心Jack目前的狀況,因為Jack目前音訊全無,警方也發了APB全境通報找他,不過我不擔心,因為Jack有兩下子,不會那麼容易被抓。Elysian Fields交給Jack料理,我們接下來應該鎖定像Dr. Fontaine(方登醫生)等其他傢伙,Herschel說這樣我們一定會被局裡給掐死,但現在已到了關鍵時刻,Jack破釜沉舟,我們要在另一邊幫他。話說一半,突然不遠處傳來猛烈的爆炸,一朵蕈狀雲升起,Herschel有點驚魂未定說這是老共做的嗎?是俄國佬丟氫彈嗎?

我們馬上上了車,原本以為局裡的通報會有較明確的訊息,不過看來不如我們自己開車往爆炸現場過去較為實在。我們一到外圍,就發現受到波及的區域,公共秩序蕩然無存,有人竟然在搶劫。我們協助巡警維持秩序,不過有兩人持槍逃逸,我只好追上去,並先後擊斃他們。

恢復秩序後,我們再度回到這個有如被炸彈攻擊過的現場。技術部門的Ray Pinker說這不是原子彈,否則我們早就被輻射線給殺了,法醫Malcolm Carruthers則說事故現場的人都被高熱「汽化」了,而Herschel指著遠方,市長正在那裡接受電視台訪問,呼籲大家冷靜,Herschel說誰有錢買得起電視啊!Ray說這裡是Nicholson電鍍公司的遺址,他有個理論,不過也是猜測,希望我們多注意有關橡膠的東西。

我一直往爆炸現場深處走去,可以看到前方有個Y字型的分叉,在往左邊前進到一半時,發現地上一塊白色的板子上方殘留了一截衣服,拿起來看上面還有一個乾洗店的標籤,應該可以藉此追查些什麼。左邊的路走到底,巡警叫我們看一個炸歪的置物櫃,裡面有個手提箱還算完好,不過打開一看就有趣了。裡頭有一張Tomoko Okamoto的名片,是Nicholson電鍍公司一名日籍研究助理的,旁邊有一台間諜用照相機,我們需要看看裡面到底拍了什麼。中間有一個黃色的像小鈴鐺的飾物,目前還不知道用途。



最後還有一組德軍用的密碼盤,加上旁邊還有一張分類廣告,有一行字被紅筆圈了起來。我先依照H=K這個提示,把外圈的H與內圈的K都對齊密碼盤正上方的紅色箭頭,接著再撥動外圈,以符合分類廣告中那一串字母,最後得到一個地址:133 N Vermont Ave,待會就去拜訪。在Y字型叉路右邊走到底,巡警提醒我看兩個奇怪的東西,看起來像是一組的,組合起來Herschel說像個超級大蛋杯或是維京人的頭盔,我發現兩個東西組合後,會顯現出一行文字,這樣看起來這倒像是個飛機零件了。

正當我準備離開前去乾洗店時,路上站了一個人擋住我的去路,他是Fred Nicholson,照他自己的說法,他是在這兒吸了32年煙霧、如今只剩下斷垣殘壁的工廠的老闆。我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說首席化學家Harold McLellan利用這邊研究新的製程,是機密不能說,我逼問他吐實,否則就公諸媒體,他才說是研究以化學方法拋光鋁,可以代替大量傳統手工,可以節省百萬美元。我問他對McLellan的瞭解程度,他說McLellan是個天才,幾個月前McLellan帶著這個新製程的構想來找他合作,我問他沒有其他人有這個想法嗎?他說沒有,而且強調這是合法的,我質疑他這個說法,他說McLellan是受過訓練的化學家,他的構想是電鍍產業的革命,他也承認當然這樣可以賺錢,我生氣地說六個街區炸了,死了多少人啊,他只說覺得抱歉。



我又問他誰是Tomoko Okamoto,他說是被人強力推薦來的助理研究員,我拿出間諜照相機指他說謊,看是否Nicholson派她出去當間諜,不過他生氣地說他被出賣了。那會是誰派來的呢?Nicholson認為雖然同業有可能,但需要這個新製程的飛機公司客戶也有可能,像洛克希德、波音、休斯等等。我最後跟他提到那件有乾洗店標籤的衣服,他說這邊大概只有McLellan會送洗衣服。這時局長也過來視察了,看到我,只撂下一句話說最好這事兒跟我那些共黨朋友無關,叫我給他一個答案。我無話可說,原來一個逃離希特勒的德國婦女就是共產黨?

我開著車沿街找電話,請總機小姐幫我連絡空軍基地,表示我們手上有一個據信是飛機零件的東西,另外還問到了洗衣店的地址,便開車前往,只可惜在洗衣店除了查到一個名字Oscar Hangstrom外沒有查出什麼有用的線索,打電話問也沒問到地址。


★搶手貨(Hot Property):民眾舉報有幢屋子外有人行蹤可疑,可能是偷竊,我們獲報前往,果然看到有一男子試圖打開窗戶,他也看到我們了,馬上跳上旁邊的紅色小貨車逃走,於是我們就追上去。


我們接著到了透過密碼盤解出來的地址所在,在外頭信箱上發現一號房署名就是Tomoko Okamoto,到了那裡,我們發現大門沒關,像是被人翻箱倒櫃一樣,壁爐還冒著火,冰箱門也沒關緊,我一打開門就摔出來一具男屍,Herschel還開玩笑說是他一定擠不進去。我檢查了這具屍體,在腦門與胸口各中一槍,看來兇手要確保他必死無疑。另外左手有支浪琴表,可貴得呢,是飛行員最愛的手錶;右手戴著一枚像是高中畢業學校年級戒指。在壁爐旁的地上,發現一枚領帶夾,上面卻有警徽,Herschel說那是當人從警局退休時會領到的。





在裡頭房間旁的牆上,有一道血跡一路從地上延伸到冰箱的方向,看來被害人是在這邊中槍,再被人拖去塞進冰箱裡。走進房間,在櫃子上發現另一個黃色小鈴鐺,把它跟先前的併在一起,它們就像是磁鐵一樣吸住並打開來,裡頭是一張微縮影片。

走出房間,我拿起電話問看看有沒有人找我,Ray打來說空軍基地方面有人認出了那兩塊飛機零件,說是來自Cosair或B50機型的引擎罩,但依據裡面的型號,應是Pratt & Whitney R-4360 Wasp Major星型引擎,休斯飛機公司的Spruce Goose正好使用中,因此我們就前往休斯去查看。到了休斯,門口的憲兵說這裡有軍事機密不讓我們進去,正在此時,另一輛車開過來,車上的人好像跟Herschel很熟的樣子,我們也就能進去了。

他的名字叫Vernon Mapes,休斯的安全主管,是霍華休斯(Howard Hughes)跟前的紅人,以前是在緝毒組當警察,Herschel的說法是,跟Roy Earle差不多的人物。我們進了機棚,一個龐然大物停在眼前,它真能飛嗎?Herschel說這就是Spruce Goose啊,Mapes則說休斯先生相信它能飛,而且他非常討厭外界給的Spruce Goose這個稱呼,正確的名稱叫H-4 Hercules(力士型)。我問Mapes對爆炸案瞭解多少,他說不多,一早刮鬍子時聽到轟然巨響,差點尿褲子,以為是珍珠港事件重演,我逼問他難道完全沒打聽也沒概念嗎?他說他是負責霍華的「個人興趣」,並沒有插手製造部門。

我問他是否認識Tomoko Okamoto,他說不認識,我反問他怎麼沒有戴著警員退休得到的領帶夾,他說有時戴。我問他是否認識Harold McLellan,他說只知道這個人在研究新製程,我舉出引擎罩指他說謊,要嘛就是休斯公司跟Nicholson有合作實驗,要嘛就是Mapes私下找McLellan合作,Mapes回答說休斯先生是有把一些鋁製品拿去跟McLellan合作實驗,但McLellan要怎麼危害Nicholson就不是他們休斯的事了。



問完話後我們就四處看看,首先進去飛機內部,心中真是讚嘆會有這麼大的飛機,而且還有兩層,只可惜戰爭結束前都沒能投入戰場。在上層一個公告欄上發現一個經緯度座標,利用旁邊以經緯度定位的儀器一查看,是巴哈馬群島。走出飛機,在樓梯旁有幾桶亞麻籽油,這正是McLellan新製程想要替代掉的東西。我經過飛機旁邊那些引擎時,看到與Pratt & Whitney R-4360 Wasp Major星型引擎罩很像的零件,我徵得技師的同意把它拆下來看,看見裡面塗滿了油,技師說那是亞麻籽油,為了防止這些鋁製品氧化用的。

在進門口附近的樓上,是Mapes的辦公室,在裡面的桌上我們發現了Mapes與美女明星Marie McDonald的合照,上面有半截路牌,看不出來位置,隔壁又是另一張美女照;另一張桌子上,則是Mapes與霍華的合照。大致上差不多了,我們臨走前跟Mapes致意,他突然問說我是不是那個跟德國女人搞在一起的警察,Herschel替我擋了下來,說他認錯人了。我想Herschel對我是有好感的。

Herschel說我們應該回去局裡看看Ray是否已經把間諜相機裡的照片洗出來了。在路上,我說看起來這有可能是McLellan私下把技術賣給休斯公司,Herschel也認為如此,不過應該會有中間人,像Mapes這種。Herschel問我跟小孩分開一定很痛苦,我說她們都很好,她們跟媽媽彼此照應,那我呢?我說我也有個……朋友可以幫我度過這一切。

回到局裡,我問值班員警Hopkins有沒有留言,他很不悅地說大多都不是我想聽的,像是報紙想要採訪我,基層員警對我很不滿等等,不過Ray有留言叫我去找他,看來我在樓下比較受歡迎。

Ray把照片都洗出來了,第一張就是我閉著眼睛,我想起來剛拿起相機時不慎按到快門,閃光燈閃了一下,我本能地閉上眼睛。第二張是一個男的站在洛克希德的機棚前面,從他手上的戒指及手錶,可以確認死在Tomoko Okamoto家的無名屍就是他,也就是說,這個案件除了休斯,連洛克希德都涉入。第三張照片是霍華與Mapes講話的照片,重點是Mapes領帶上的領帶夾,這說明Tomoko Okamoto家找到的領帶夾是他的,也就是說無名屍是他殺的,這也符合兩家飛機公司搶奪商業機密的劇本。第四張照片是McLellan的筆記,可以推斷Okamoto是洛克希德的間諜。



第五張照片是Mapes與一個男的走在一條叫West的街上,所以那個人就是McLellan嘍?最後一張照片則是一對男女正要走進一間房子,房號是3941,這張照片與Mapes桌上照片及第五張照片彼此都有關連性,故我們可以知道這裡是West 2nd St 3941號。這時Ray叫我幫他做個實驗,把桌上三個瓶子的液體各滴一滴進培養皿,我照做後,培養皿突然爆炸,把我震倒在地上,兩個員警衝進來,Ray說沒事,員警生氣地說早上才有一個大爆炸耶。Herschel說他被Ray嚇得少了幾年壽命,不知何時跑進來的Mal則說他一小時前才被同樣的把戲嚇過。

我問這是否就是造成爆炸的物質,Ray說是的,醋酸酐本身就像硝基物質容易爆炸,加上高氯酸會變得非常不穩定,應該要常保低溫,他加入了亞麻籽油後就爆炸了,其實加上什麼有機物質都可以,剛剛只是各加一滴就爆炸成這樣,更何況在爆炸現場是一百加侖的大桶。

最後,在照片的桌子上還有一張McLellan關於這項技術的專利申請,也就是Okamoto的那張微縮影片。McLellan將專利賣給休斯,Okamoto把專利偷出來給洛克希德,那Nicholson還剩下什麼呢?Herschel說地上一個大洞吧。



接著我們到照片上的那間房屋。大門沒關,我們拿出佩槍進入,結果裡面沒有人,但地上有兩個汽油桶,房子滿是汽油味。在床對面的小桌上,發現一張Hangstrom今天要去巴哈馬的機票,旁邊還有他的護照,然而一看裡面的照片,就是Okamoto拍到的同一人,原來Hangstrom跟McLellan是同一人。突然間從外頭丟進來一個火源,房子瞬間大火,Herschel叫我趕快射擊廚房的瓦斯筒,把牆壁炸出一個大洞,我們才得以從隔壁逃脫。



逃出來後,我們赫然發現Mapes竟然在外頭,原來他要湮滅一切證據,放火燒了McLellan的家。他馬上上車逃逸,我們也即刻追了上去。這傢伙開車技術不錯,加上後來居然有憲兵開車衝撞我們,最後Mapes得以順利逃回休斯機廠。Herschel說我們一定無法再經過休斯門口的憲兵哨了,果然憲兵看到我們就直接開槍,甚至陸續來了好幾輛憲兵車的人支援,因而在門口就發生一場規模蠻大的槍戰。直到我們把門口的憲兵都幹掉後,進入機棚,又是另一場惡鬥,憲兵與Mapes佔著地利優勢,讓我與Herschel打得蠻吃力,直到最後,才把躲在最深處房間屋頂上的Mapes擊斃。



值得一提的是,Mapes駕車技術是不賴,我們一路上也會碰到許多阻礙,不過若整場飛車追逐沒有失敗,也算是個人生涯的成就。另外,若是在門口憲兵槍戰時,能在支援車輛還未停妥時就先把駕駛幹掉的話,車就會停下,支援憲兵就會減少,只要幹掉兩名駕駛就可以讓戰局變容易些,這隔窗殺人對我警察生涯來說也算是個成就了。

不過說實在的這次洛城警局因為這個案件跟憲兵大打出手,我真不知道會引起什麼風暴,不過這不是我的問題吧?McKelty隊長來到機棚,他說他知道McLellan利用電鍍廠的資源研發新製程,又瞞過助理賣給休斯,但卻不小心把自己炸死了。我跟他解釋至於後面那些事件,包括火燒公寓跟冰箱裡的死人,前者是Mapes要湮滅所有跟休斯有關的證據,後者則是消滅商業競爭對手。隊長說他想起Mapes這個人,一個讓好警察蒙羞的傢伙。他也對我說,不管對我自己有什麼好處,至少這次破案是對得起洛杉磯市民及那隻Spruce Goose大笨鵝了。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