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a Lichtmann來到加州產物與人壽保險找Jack Kelso,並且把保險給付的通知信交給了他。信中表示因Elsa朋友Louis Jan Buchwalter因意外死亡,受益人Elsa可獲得很豐厚的2萬元給付,隨信附上支票。Jack表示Elsa並不需要親自來,只要簽個名就可以了,Elsa卻說她不但拒領,還懷疑朋友死因可能不單純,要求調查。



Jack雖不明白Elsa為何要捨棄這實在很慷慨的錢,但還是接受了要求,把案卷調了出來。調查報告指出,Lou登上屋頂工作,屋頂塌陷時他雖試圖抓住支撐物,但仍不幸自23英呎高處墜落,接著被掉下來的屋頂建材砸中,頭骨破裂、內出血,大約十分鐘後死去。調查報告亦指出並沒有發現任何故障或疏失,應可說明為意外事件。

Jack看完案卷後,問Elsa為何會認為Lou是被陷害?Elsa說Lou是工匠,他不可能會做出害死自己的屋頂,Jack反嗆Elsa光憑女人的直覺是沒有辦法重新調查的,還是快去領錢吧,Elsa堅持不要錢,還說是房子本身有問題。Jack接著問兩人的關係,是否結過婚?不然為何是受益人,Elsa只是輕描淡寫說兩家原是朋友。Jack反嗆Elsa光憑這些他不會接受的,Elsa才說兩人都是德國難民,希特勒殺了他們的父母,他們逃到美國,在紐約相依為命了四年。Jack最後說屋頂塌了,意外發生了,但Elsa究竟要證明什麼呢?Elsa說她要把房子徹底調查過一遍,Jack同意她的說法,但希望給點提示,Elsa表示朝著Elysian Fields在他們新建的房屋上做手腳這個方向,而且加州產物與人壽保險也有涉入。

最後Jack跟Elsa要了連絡用地址。接著加州產物與人壽保險副總裁Benson找Jack說話。Benson說他有注意到Elsa來到公司,Jack說這位女士是Buchwalter案的受益人,Benson回說她只是個在夜總會唱歌的女人罷了。Jack問Benson是否知道Elysian Fields,Benson說他與Leland Monroe認識,大家社交圈都類似。Jack說這案子很怪,Elsa拒領金額甚高的理賠,又提出很嚴重的指控,而且這理賠金額也有問題,Benson終於忍不住發火,叫Jack立刻付錢了事,不要再查下去。



不過Jack並不會就這樣停手,他開車到了事故發生的地點,到了工地辦公室,發現沒人,就在裡面隨處看看,他隨手拿起一張水泥送貨單,發現跟他印象中水泥的調配比例不符,有些東西省掉了。在另一張辦公桌上,他發現一張洛杉磯市政府住宅與安全部下令所有與先前意外同批的房屋必須打掉重建,旁邊有一張來自Elysian Fields老闆Leland Monroe的便條紙,上面寫著「不能容許工程拖延」。

走出辦公室,Jack正好遇到工地主任,即使Jack表明來意,仍是被工地主任趕出去,兩人一言不合打了起來,Jack打贏了,工地主任只好指出意外地點。Jack在倒塌的房子後半部地上一堆斷裂的木條中,湊出了一根完整的木條,上面竟然寫著Keystone電影工作室,有沒有搞錯,竟然拿電影佈景用的木材來蓋房子?就在此時,剛剛那個工地主任竟然開著大型推土機要追殺Jack,Jack只好逃進旁邊的土溝,並且在爬上一個木板平台後,回頭一槍把工地主任打死,自己才逃過一劫。



Jack接著打了電話問Keystone工作室的地址,便出發前往。到了那兒,只有一個守衛,他說這裡已經關閉六年了,是「市郊重建基金」(Suburban Redevelopment Fund)準備把這邊關閉的,他並不知道這裡剩餘的木材跟意外事件有什麼關係。他也沒有大門的鑰匙,這裡只有一些Elysian Fields的人出入,這些人都是從另一處工地來的。Jack照著守衛的要求給了一點買咖啡的錢,便進去片場。在面對門口右邊可以看到大量木材,走近一看,發現一張要把木材送給Elysian Fields的送貨單,另一堆木材上還發現一張警語,表示這些木材不能拿來蓋房子用,可見Elysian Fields確實偷工減料。

再往裡面走去,在一間放映室裡發現了一個空的膠片盒,上面寫著「市郊重建基金」,然後在旁邊有個放映機,打開一看,裡面正好有一捲影片,在依序調整好放映機的焦距、速度與方向後,Jack看到的是一捲好幾個人開會的紀錄影片,原來是「市郊重建基金」正式成立的大會,洛城政、商要人參加,包括Leland Monroe、Curtis Benson、時代雜誌編輯Ray Gordon、地區檢察長Donald Sandler、警察局長Worrell以及新加入的Harlan Fontaine(方登醫師),他們大方地談論著住屋計劃、透過好萊塢販賣美國夢、把所有的錢放入自己口袋等。Jack決定打通電話給自己的老闆Benson。



Jack在電話中問Benson有關「市郊重建基金」的事,問Benson有無參與,還告訴他電影佈景用的木材被拿去蓋房子了,此時Benson不耐煩地叫Jack今晚就跟Elsa見面,把案子了結,他不要再聽到有關這個案子的事。



接著Jack打電話給Elsa,約晚間九時在The Blue Room後門見面。而我正好撞見他們見面。我問Elsa為何約在後巷,她說我的朋友正勸她收下錢,我說Jack看我不爽,我們不是朋友,Elsa卻說該忘記過去了,Jack是個有勇氣的人,但我卻把他往一個危險的地方推。Elsa一直勸我要跟Jack和好,我則說明早會去見他。

此時的Jack並未死心,決定跑到片場守衛提到的另一處工地。到了那邊,大門深鎖進不去,但Jack發現對面的工地有幢房子燈一閃一閃,便決定過去看看。Jack進了屋子,原本想打開電燈,卻發現電燈開關只是卡在牆上,裡面根本沒有電線,更扯的是,廚房水槽的水龍頭是「擺」在水槽邊的,連水管洞都沒有挖。Jack到二樓查看,沒想到突然來了三個惡棍,三打一的情況下Jack寡不敵眾被他們塞進後車廂。



惡棍接著打了電話問Monroe該如何處置,接著便想把Jack帶到別處「處理掉」,不過此時Jack機警地從後車廂脫逃了,開了旁邊一輛車逃走。惡棍很顯然是尋求了支援,一路上好多車子都想把Jack攔下來,所幸Jack機警走小巷才把惡棍甩開。

很顯然Elsa也有了危險,於是Jack撐著嚴重的傷勢跑到Elsa的住處想警告她,不過他應該沒想到會在這兒看到我,他只說了一句話「你還留著打仗時用的點四五啊Cole」,然後就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昏死過去,Elsa大聲叫我去叫救護車。




---------------------------------------------------------------------------------------------

戰爭告一段落,每個小隊奉命「清理戰場」,把殘餘日軍的威脅降到最低。面對山洞或住宅,Kelso領導的小隊以槍戰為主要戰術,而我這隊以火燄兵為主搭配步槍兵,既然Kelso用不到火燄兵,我就把他那邊的Ira Hogeboom調過來,就算是那個士官認為我們直接以強大火力攻擊就好,我還是堅持要照規矩按步就班來做。後來我們在前進時遇到日軍襲擊,但Hogeboom卻衝很快到前面山洞中放火,我大聲地問是誰下的令,那個士官卻回答我就是我下的。他們根本搞不清楚我的用意,況且我進一步的指令也還沒發出不是嗎?

---------------------------------------------------------------------------------------------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