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變裝一直也是偽裝的主要做法,可是前幾代遊戲除了極少數劇情安排,從來沒有能讓玩家自主決定的情形出現。《自由使命》除了少數任務會規定玩家一定要穿哪一種服裝,或是為了解成就方便,多數情況玩家可以自己嘗試用不同服裝來破關,各別任務的難易度會因此有很大不同。


在與三代遊戲同一時間在PS VITA推出,劇情的時間軸也重疊的延伸作品《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Assassin's Creed 3: Liberation),2014 年初在各大平台上重新以高畫質移植上市。《自由使命》擁有一個全系列到目前為止絕無僅有的特色:主角是個女人,因此延伸出契合刺客特質的新玩法。而以遊戲的副標加上主角是黑人,很快就可以聯想到,劇情一定跟當時仍存在的黑奴制度有關。

女主角 Aveline de Grandpré 是法國殖民地紐奧爾良一個富商與黑奴生下的女孩。一半黑人血統,讓她從小就立志要解放黑奴,同時也努力探尋小時候母親突然失蹤的原因與下落,因而開啟了殲滅紐奧爾良地區聖殿騎士的任務。在與三代遊戲推出的同時,兩款遊戲中都有安排主角到對方的場子「跨刀」,只不過在《自由使命》中,在破關後玩家還有機會以康納的身份,把他們在紐約的那一趟任務重新再玩一遍,但是負責的就是康納的部份,頗有一種「把兩人的過程合併就能看見全貌」的感覺,想當然爾,這是當時為了讓 PS VITA 的玩家先試玩一下康納,然後就會考慮是不是要去玩三代的關係。

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當女人就可以變裝

以女人為主角,能玩的梗當然就要有點不同。各位想想看,女人最愛什麼?逛街買衣服嘛,所以這次就要在原有的基礎上變裝給你看。紐奧爾良地區新出現了一種店鋪「服飾店」,Aveline 進去後就可以從三類服飾中擇一穿著:刺客、女士與奴隸。三種身份不僅是外觀的不同,也有著功能與對外互動的巨大差異,甚至可以說,這才是體現了所謂的刺客的真正意涵。

過往在玩以前的系列時,人物的外觀只是給玩家自己看的,因此有時難免會覺得,穿著刺客服裝大搖大擺逛街,那些守衛一點反應都沒有實在很不適應;現在不同了,穿三種服裝的差異很大。穿著刺客服,基本的罪惡度就是一格,換言之守衛看到你都是從警戒的黃色倒三角開始,無形中就會形成一些壓力─本來就應該這樣,穿著嫌犯的衣服走在街上本來就容易被盤查嘛。

相反地,如果打扮成高雅的女士,戴著維多利亞時代風格的大帽子,手上拿著小巧有蕾絲邊的花傘,任誰都不會懷疑妳,而且女士裝扮下累積罪惡度的速度很慢,不過相對地穿著高雅的女士,除了樓梯外是不能爬屋頂甚至跳躍的,能用的武器也最少。至於奴隸則介於兩者中間,可以像刺客一樣行動,罪惡度卻從零開始,過去躲在人群中的掩蔽功能成為奴隸專屬;不過相對地可以使用的武器比刺客少,罪惡度累積也很快,可能是因為大家本來就覺得奴隸都是有罪的。

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說實在話,這真的太有趣了。不是說扮人妖有趣,而是說變裝一直也是偽裝的主要做法,可是前幾代遊戲除了極少數劇情安排,從來沒有能讓玩家自主決定的情形出現。《自由使命》除了少數任務會規定玩家一定要穿哪一種服裝,或是為了解成就方便,多數情況玩家可以自己嘗試用不同服裝來破關,各別任務的難易度會因此有很大不同。其實男人也可以變裝啊,一樣有紳士與平民(奴隸)嘛對吧?

功能系統有所簡化

在遊戲其他各項系統功能方面,與三代比起來多半是處於縮水的狀態,畢竟是放在比遊樂器小很多的掌機上,這是可以理解的。例如絕大多數任務內容都不強調很精細的操作,在屋頂上的跑酷任務只有一個;野外打獵只剩下獵鱷魚,而且只是為了鱷魚蛋這種搜集要素;雖然像三代一樣也有日記頁要收集,但這次書頁終於不會到處亂飄了!但一直以來愈來愈方便的快速移動功能則不見了,不管是紐奧爾良或是沼澤區地形的 Bayou,面積其實都不算小,Bayou 的獨木舟不如想像中方便,如果你沒有習慣找一系列樹木樹枝間跳躍前進的話,三不五時游泳就是家常便飯。

一直以來的商業賺錢模式則有新的風貌。《自由使命》並沒有像三代遊戲的商業機制操作複雜影響也不大,而是類似四代《黑旗》的船隊進出口貿易,在加勒比海與歐非西岸城市間賺價差。這主要是搭配著 Aveline 的爸爸本身就是商人的緣故,雖然有點可惜的是買價與賣價都是固定不會變動,讓這套系統樂趣沒有太多。

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刺客是一條艱辛、也許只是烏托邦的道路

雖然在遊戲中,Aveline 的表情、動作乃至於配音的語氣,並沒有表現出太強烈的情緒起伏,但她的遭遇也不是一般層級的震憾與被人作弄。她前半生的目標就是解放黑奴與找到生母,前者還是她所屬的刺客組織的宗旨,只不過,她的導師 Agaté 的表現實在有些不及格。 Aveline 到了後來才從敵人的口中知道,原來自己的生母與自己的導師有著親密的關係,但 Agaté 完全不提,只因為他虧欠了她的母親。而對於解放黑奴這件事上,Aveline 覺得這是最高目標,但 Agaté 卻可以因為她為了獲取更多訊息而縱放他指示要殺的敵人而生氣。

是的,Aveline 是多次違反的導師的命令,甚至有太多自己的意見,漸漸有種與導師嗆聲的味道,她在「遵從導師」與「完成使命」之間做出了選擇,也讓師徒漸行漸遠,最後 Agaté 甚至認為 Aveline 已經投入聖殿騎士的陣營。從師與徒的角度來講,Aveline 的過程與康納真有點像,兩人都有著強烈的使命,雖然與刺客組織的目標相同,但他們都與自己的導師有過意見不同的問題,只不過,我們已經看到康納的結局,是一個很淒涼的結果,他的導師阿奇里斯或許說對了一些事,康納到最後也瞭解了導師的心意。至於 Aveline 的故事其實並沒有完結,雖然從遊戲面來看,是有那麼一個結局。

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當 Aveline 到紐約追聖殿騎士,有兩件事值得一提。她在那裡要追殺的聖殿騎士,竟然是她之前解救的黑奴,當她不得已殺掉她時,對著他說,至少死亡就是一種自由,不過聖殿騎士卻告訴她,他選擇自己的命運,這才是真正的自由,而 Aveline 將來或許有一天會瞭解。康納問她是否看到她需要的,她說有,但沒有看到的卻更多。她問康納是否很篤定刺客的手段與道路,康納卻有些遲疑地說,「我...相信自己的雙手」。

刺客的道路,比起聖殿騎士要艱辛得多。它追求自由,卻無法擺脫束縛所有人的來源─體制。它追求每個人的獨立意志,卻無法忽視刺客組織本身也就是一種權威的來源。聖殿騎士的理想是一個公正有效率且已在人類社會運作千百年的體制,刺客想要的,也許到目前為止都還沒有真正實現過。或許 Aveline 的媽媽最後居住的小村莊也許可以是個範例,但在聖殿騎士被消滅以後,失去了上層管理的架構,自由的黑人們又會走到什麼方向?

刺客教條3:自由使命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