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myer隊長歡迎我加入好萊塢分局的緝毒組,而我的新搭擋就是之前見過、像個電影明星的Roy Earle。隊長很快地分派了案子給我們:兩個黑人死在公寓裡。Roy對隊長說我們不應該浪費時間在這種案子上,隊長卻突然衝去反嗆Roy說這是跟陸軍失竊的嗎啡有關。走出簡報室,我問Roy過去是否跟隊長有過節,他說算是,因為Colmyer升任隊長前,他們是搭擋。



說真的我一直以為重案組是警局體系裡最紅的部門,Roy說或許是,但他可是花了點功夫把我挖過來,我只是覺得我做得還好而已,Roy叫我別謙虛了,他眼前的可是一位戰爭英雄與犯罪終結者的合體。我只冷冷告訴他,我並不是個戰爭英雄。

眼前這輛凱迪拉克跑車還真時髦啊,Roy說在緝毒組不能一副寒酸的樣子,還有很多毒蟲要等著跟它「吻別」呢,可我心裡想的卻是,要追毒蟲時不怕把車子弄壞嗎?


★藍色陣線(The Blue Line):一幫上個月開始犯案的銀行搶匪,現在被警方堵上了,我們到現場支援巡警,與這幫不少人展開一場激烈槍戰,整個槍戰範圍很大,幸好掩蔽物很多,我們得以慢慢前進把搶匪殺光。


到了現場,我趕走一樓看熱鬧的群眾,走到二樓底。進了房門先是看到地上倒了一位,而法醫Mal Carruthers正在檢查屍體。我跟他打了招呼,順便問了狀況,他說兩個都是嗑藥過量致死,有好幾天了。我很驚訝這些嗎啡也是我們用在沖繩戰役的同樣產品,Roy說這些黑鬼是不可能拿到純度這麼高的貨,原來Roy認識這兩個人,年輕的那個叫Cornell Tyree,老的本身就在販毒,叫做Tyrone Lamont。我很疑惑他們的貨源在哪,Roy開始講了一堆人名,像Jack Dragna、Mickey Cohen、Jimmy Utley,還說從哪裡來、怎麼走,這真是一整套運作良好的體系啊,難道我們警方都不管嗎?Roy說沒錯,但人是不會變的,人永遠想要吸毒,我們能做的只有讓他們不要失控而已。我很驚訝他居然是這麼看待,Roy卻說如果不這麼想的話,最好還是忘記自己是個緝毒組警察。

Mal打斷我們的爭論。回到這個案子,我先檢查了椅子上的Lamont,只見他左手臂上有三個針孔,連橡皮筋都還綁著。接著把躺在地上的Tyree翻過來,左手臂上同樣有三個針孔。上衣口袋的皮夾打開來,發現裡面有個字條寫著「JJ總是喜歡聽FM275」。地上的皮夾是Lamont的,打開一看,就算他是比較老的,也不過才23歲而已。皮夾裡還有一張彩券,上面寫著746。皮夾旁邊有個爆米花筒,上面的牌子寫著”Black Caesar”,黑色凱撒,就是對街那間店。筒底部有兩道膠帶痕跡,不知是把什麼東西黏在上面。

往房間四周一看,真的到處都是爆米花筒跟散落各處的爆米花。旁邊的小圓桌上發現一張樂譜跟另一張畫著櫻桃、金鐘與”WIN”字樣的紙,而旁邊的爆米花筒底部同樣也有膠帶痕跡。圓桌旁地上撿起了一管還沒用過的嗎啡,我不禁感嘆這種只要打一劑就可以麻痺戰場上受到的重傷,他們應該是不知道打兩劑就心跳停止了吧。

臥室地上有一支小喇叭與一把小提琴,我不禁開始猜想剛剛看到的樂譜是給哪一個樂器用的。進了廚房,爆米花筒又更多了,我隨手拿起一個流理台上的筒子,卻發現它比之前那幾個要重,翻過來一看,原來底部用膠帶黏住了一管嗎啡,連外包裝盒都有,這下可以說是罪證確鑿了,Roy說我們該去對面拜訪第一執政閣下了。



到了Black Caesar,我才剛講沒兩句,Roy就直接叫店員把手伸出來,想當然爾店員就從後頭跑了,我趕緊追上去,爬了幾面牆,最後被那個傢伙埋伏打倒在地,可我才沒那麼好惹,馬上站起來幹架,最後順利逮捕他。我在他的店裡逛了一下,地上的紙箱裡果然發現了許多嗎啡,另外一個手提箱裡則有一支小喇叭,在弱音器(Mute)裡找到幾張彩券,上面還有地址,如果說這已經是第二次發現彩券的話,說不定跟案情也有關。手提箱裡還有一張Blue Room的通行證,背面可以看到Jermaine Jones這個名字。嗯,JJ。



這個傢伙叫Fleetwood Morgan,當我指控他賣嗎啡給對面兩個可憐的年輕人時,他回應他只是賣肉排跟黑眼豆豆,我拿出爆米花筒底部有嗎啡這項證據指他說謊,並要他供出嗎啡的供貨商時,他說了一個名字:Armstrong Edwards,Roy知道這個人,接著問他又是為誰工作?Morgan遲疑了一下,說是Jermaine Jones。我接著問他關於彩券的事,他說那只不過是白人拿來欺負弱勢的東西罷了,我質疑他避重就輕,並且打算去彩券店傳播一下他的說法,Morgan就慌了,還供出了一個人名:Merlon。

巡警把Morgan帶去局裡後,我用旁邊的公用電話請局裡幫我查了Jermaine Jones的音樂經紀人事務所。在去事務所的路上,Roy問我是否昨晚又跑去Blue Room而不是在家陪老婆小孩,我叫他別管閒事。既然Morgan提到Merlon,我不禁想起Bishop案裡面的Marlon Hopgood,Roy想了一下才想起來,還說那個案子並不需要他,但我提醒他Marlon是Jessica Hamilton性侵的幫兇,Roy只是淡淡地回說只要好萊塢存在,這些事就不斷重演,而當我屢破大案,這些小事就不重要了。


★白晝劫案(Daylight Robbery):一間店面在大白天遭人搶劫,我們到時搶匪正要離開,於是我們展開一場徒步追逐,因為要用槍瞄準實在不易,距離一直被拉開,幸好最後有一位長得很高大的市民狠狠揍了搶匪一拳,讓我們順利逮到他。


我們到了Jermaine Jones的事務所看到大樓外門牌知道他在238號。看到大樓破敗景象,我真的懷疑會有什麼天才音樂家會到這種「天才」事務所找工作。一進門就看到兩個黑人懶洋洋地坐在旁邊,我們走到裡面找Jermaine Jones,他質疑我們要搜索也得要有搜索票,但Roy很霸道地反問「我們真的需要嗎?」看來他始終對黑人很有意見。我四處看看,在他後面找到一個小收音機,翻開底部看,有一個被撕去一半的綠色標籤。在房間的另一邊,有一台很大的收音機,我一看到面板,就突然想起在Tyree皮夾裡看到的那張紙,便把頻道轉到FM275,沒想到收音機上半部像蓋子一樣打開了,裡面有著大量軍用嗎啡,還有彩券、鈔票等。



這下人贓俱獲了吧,Jones叫門口那兩個人來準備幹架了。結果當然是警察贏嘛,Roy叫我好好檢查這些物品,我發現那一疊50元的鈔票實在很新,這不像是那個音樂家能給的;彩券跟先前發現的都是同一個地方發出的,嗎啡確定是軍用的沒錯,收音機的蓋子上有個完整的綠色標籤,是一家叫做Ramez的家具回收公司。Jones看起來知道大事不妙,便問可否談談條件?至少若如Roy所說,殺人50年、偷軍品30年,Jones出獄都110歲了。

我問他嗎啡打哪兒來的,他竟說不知道,我很火大嗆他明明就是Mickey Cohen,但Jones卻說哪有猶太人會跟黑人做生意,他的源頭其實是Lenny The Fink。我正疑惑這名字要怎麼寫,Roy就如數家珍般地說Lenny Finkelstein是Cohen的連襟。我接著問嗎啡跟彩券的關係,Jones說沒有關係,我便拿Morgan的證詞指他說謊,Jones才說Merlon Ottie是彩券組頭,而The Fink則是藥頭。最後問他Ramez跟這些事有沒有關係,Jones說他只是跟Ramez買台收音機罷了,我看他神色有異便質疑他,加上Roy在旁幫腔說要去跟Ramez講洩密者,Jones才說Ramez跟The Fink是「好朋友」。

我們叫巡警把這些人都押了回去,又打了電話查出Ramez公司所在,不過現在應該先去彩券店。在路上我提出兩點疑問,一個是毒蟲要的是常客而不是屍體,他們為何要提供那麼純的毒品?然後毒品被劫是年初的事,這個時間點有什麼特殊意義?Roy只能說這些都是好問題,然後呢?跟著證據走吧。


★共產黨員(Commies):三個歹徒搶銀行,說是要「財富重分配」。他們挾持了半打人質,巡警說他們拒絕談判,只有直接幹掉。三人一個在門口,兩個在裡面,擊斃門口那個很簡單,裡面的話,因為射擊角度有些受限,我們小心翼翼才解決另兩人。

★賭上賠率(Against The Odds):接到局裡請援的通報,我們到一家投注站準備盯緊一個嫌犯,但並不是要逮捕他,著眼的是他的老闆,因此我必須先在投注站裡假裝打電話,直到一名穿黑西裝的人進來下注後,再尾隨他出去。這個傢伙很機警,動不動就回頭看,如果沒有馬上轉身躲起來或是假裝看櫥窗的話,就會被他識破了。所幸走沒多久,他就彎進小巷,跟他老闆說話,我馬上站出來逮人,不過因為他們馬上就掏槍了,我只有擊斃他們。




我們到了彩券店,Merlon Ottie很有敵意,我當然也暗指他們其實在搞非法勾當,Roy很有技巧地叫Ottie閉嘴,並且叫我四處看看。我看到一台很顯眼的拉吧機,馬上就想起公寓桌上那張畫了三個圖形的紙,所以那一定是密碼,我邊拉吧邊用機器上的Hold按鈕固定我要的圖形,最後當三個圖形都正確後,拉吧機底部突然打開了,裡面有成堆嗎啡及一疊彩券,然後蓋子上又有一個Ramez的綠標籤,這跟Jones那邊簡直一模一樣。

Ottie一看苗頭不對就跑了,我們在街上追到他又把他帶了回來。Roy這時正把玩著Ottie的鴨頭拐杖,由於Ottie過度關心的樣子反而引起Roy的疑心,我便拿來檢查了一下,把鴨頭打開在裡面發現了一張Ramez署名的借據。我問他嗎啡的來源,Ottie只說他是聽說之前有件蠻大的船隻搶案,我拿出Jones的證詞指他說謊,Ottie才說貨是從Jose Ramez那邊來的,那是Ramez與Lenny The Fink在搞。至於那張借據,Ottie說是賭債,我相信他的說法。



我們到了Ramez Removals,沒想到Jose Ramez正開了運輸車逃走,我們馬上開車追了上去,他的車箱裡還有一名槍手,因此整個追逐過程有些棘手,直到Roy射破了輪胎才停了下來。我們回到Ramez Removals,先進了他的倉庫搜查,到門口旁邊的桌子,發現有本帳本,裡面列出許多進出貨的紀錄,像從這裡就運了很多貨到Ottie那邊去,次數多到誇張。另外旁邊還有一份報紙,標題寫著Mickey Cohen成為新一代的毒梟:

●●Courtney Sheldon最後還是說服了Jack Kelso跟Mickey Cohen見面,要把嗎啡生意做個結束。可想而知沒有那麼容易,不過因為Kelso安排了槍手在屋頂狂掃一陣,暫時壓住了Cohen的氣燄 。●●


倉庫裡面傢俱實在很多,堆得像迷宮,好不容易走到後面,還是看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的東西,Roy叫我到樓上看看。我上樓後發現可以操縱吊車,然後在左邊可以看到有個門,但外面有箱子擋住,因此我用吊車把箱子移開,Roy走進去就發現了好多大冰塊裡面都有東西,我用手槍打破冰塊,終於發現裡面都是一箱一箱軍用嗎啡,數量多到驚人。



既然是冰在冰塊裡,想必是從製冰廠運過來的,我們走出傢俱迷宮,再一次翻帳本,終於意識到北極熊製冰公司送貨來的次數也相當驚人,就是它了!正好這個時候製冰廠又送貨來,我們正要逮捕他們時,Ramez趁機逃脫進倉庫,我們進去追,一陣槍戰後把他擊斃了。我們接著去製冰廠,在路上我質疑警方是否對毒品睜一隻眼閉一隻眼,Roy說毒品是非法的,但不代表人們不需要它,我知道許多人只是想藉此在繁忙的生活中放輕鬆,但嗎啡跟海洛因太誇張了吧?Roy說把它們妖魔化在報紙上就很好看,事實上如果人人都接受它們,它們也就不過是跟酒一樣的化學品而已。很多高層認為警方讓毒品流入市面,Donelly隊長甚至認為麻醉一下他們也沒什麼不好,我卻覺得,更好的工作與機會才能走得長久,Roy聽完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




★致命一躍(Fatal Plunge):據報有人在屋頂上爭鬥,我們到了現場,發現兩個男的在打架,其中一個突然摔下樓死了。Roy叫我趕快爬到屋頂上,我上去後赫然發現那一男一女不就是之前Pattison案中的酒保Dudley Lynch跟小演員Shannon Perry嗎,聽他們對話像是Dudley暗戀Shannon,因看不慣Shannon跟個爛咖在一起,所以才打了起來,沒想到Shannon還反過安慰著Dudley。

Dudley一看見我就溜下樓梯跑了,我趕緊追上去,他開了車跑掉,Roy此時正好開車過來,於是接下來就是一場相當漫長的追逐戰,可憐Roy的愛車被撞得很慘。


我們來到製冰廠,外頭有個傢伙說這裡關門很久了,因為家家都有冰箱了。這分明有問題,果然他是把風的,槍戰提前開打。我們衝進去後,看到Lenny The Fink在裡面,槍戰繼續。我們一路從大門打進去,最後衝進冰庫,大概幹掉了十幾人吧,最後Lenny自知在劫難逃,跟我們一路拚到死。我們在旁邊發現好幾箱軍用嗎啡,Roy估計至少值十萬美元,這麼大量一定可以上報了,他就可以出出風頭。隊長也跑來嘉獎我們,還說因為他們販毒的範圍已經擴大,這次我們把貨攔截下來,聯邦政府那邊也非常滿意。



---------------------------------------------------------------------------------------------

雖然我們一直擔任偵察排任務,但長官要求我們今晚跟大夥一起攻佔那個山丘。我與久違的Hank聊了幾句,四周砲火隆隆,遠方傳來一名傷兵的哀嚎。Hank說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聲音,此時陣地裡卻起了騷動,原來有個醫護兵Sheldon冒著危險跑去那名傷兵那兒。但他並不是去救他,而是了結傷兵的性命,如此便可終結他的痛苦,但我卻說那是謀殺。Sheldon嗆說這是戰爭,叫我感受一下這個氣氛,他提醒我等待會兒攻佔山頭時記得叫他,那可是地獄而不是摺鉢山。我覺得他真是瘋了。

---------------------------------------------------------------------------------------------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