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亮麗的一天。我進入簡報室看看會有什麼案子,隊長很快就指派了案子給我們:一輛車從懸崖衝下來,兩位女乘客可能是酒醉駕車,而且還宣稱被下了藥,有人想殺她們。我問隊長事發地點在哪,他往窗外一指,啥,就在旁邊喔!


---------------------------------------------------------------------------------------------

我想起即將出發的那一天。我跟Hank在船舷邊聊天,我告訴他我們家兩代都經營船運,而且一週兩船次去東京。我從來都沒出去遊歷過,如今卻像是奧德修斯(Odysseus)那海上旅程的開始,然而我相信美國終將統治全世界。Hank回應說那一趟可是十年哪!我們一定要活著回來,那些老兵都在講,接下來這四年可是苦戰。

---------------------------------------------------------------------------------------------



由於實在很近,加上又想呼吸一下早晨新鮮的空氣,因此我選擇徒步前往。到了山坡上,咦,那誰~~那個誰~~好面熟啊,Stefan說她是June Ballard呀,泰山的姐姐啊,亞瑪遜猛獸就她演的,還嫁給黑道大哥Guy McAfee。反正我不是她的飯,所以還是先去看一下車子。

車子卡在招牌的柱腳旁邊,衝力再大一點可能就直接衝到下面的馬路上了。Stefan看到巡警Enrique Gonzales就笑著說,你用擴音器呼叫局裡面我們就聽得到了吧。Enrique說,駕駛Ballard聲稱一個電影製作人給她下了藥,車子則從高處往下面的大招牌衝,而乘客叫Jessica Hamiltom,剛送去醫院。



我們走了下去,看了一下車子裡面,駕駛座前擋風玻璃還好,但右側乘客座位前的玻璃就破了,還有一灘血跡,看來Jessica一定是超大腦震盪。法醫提醒我特別去看一下後車箱上的證物,那是一個女用包包,裡面有一封Jessica媽媽寫給她的家書,叫她不要做明星夢快點回密爾瓦基去。包包旁邊還有一件女用內褲,一側還被撕裂,是從包包裡拿出來的。既然不是穿在身上還被撕破,那八成是被強姦了。



法醫遞給我一顆人頭,黑黑的,好像是土人,我不禁吟誦著「哎呀,可憐的Yorick。我認識他耶,何瑞修(Alas, poor Yorick.  I knew him, Horatio.)」咳咳,嗯,好,繼續。法醫說這不是個真人頭,應該是電影道具,石膏做的,它被用來壓住油門,可見兇手是打算置兩位女性於死地。

看來非得問一下McAfee太太搞清楚狀況。不過,ㄟ,她是個花癡嗎,幹嘛一直對著我拋媚眼啊,吼,我是來辦案的好嗎,一定要叫妳的藝名嗎,這樣是會比較可愛嗎?真是夠了,請不要說我可愛了好嗎?我知道妳被下了藥還出車禍,腦袋不清楚,請別再這樣,喂──結果Stefan來個自我介紹,話沒說完就被打斷了,哈哈哈。

看她一付花癡狀,結果一問起問題馬上就開始顧左右而言他。問她是誰下的藥,她就說不記得,怎麼可能不記得啊McAfee太太,她說請我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她先生會去找Mark Bishop擺平這件事。噢請妳不要摸我的臉啦。提到Jessica時,她淡淡地回答Jessica不顧一切要當明星,她還能說啥──妳可以不要說謊嘛,我拿出內褲的事來問,她就回說那是Jessica跟Bishop的事,她只是當個介紹人而已。吼我不是妳的陽光啦。



關於那顆土人頭,McAfee太太講話又沒重點了,一經質疑後她又提到Bishop有經營一家道具店。既然一直再講Bishop,那他跟兩位有什麼關係,結果McAfee太太又叫我不要管,我指責她不要再避重就輕了,她才說本來Bishop給她軋了一個角色,結果又取消了,興師問罪的結果就是換來這場車禍。

我趕緊逃離那女人的魔掌,跑下山去到警局隔壁的醫院。我們先跟門外的醫生聊了一下,進了病房後先看了一下病歷,確認Jessica確實服了過量安眠藥。進了病房,Jessica受訪時說昨天並沒有發生什麼事。這分明是說謊,內褲就是證據,Jessica改口說她也不想這樣,只是想當個明星而已,McAfee太太叫她要堅持下去─咦,她不是說她不知道嗎?



Jessica也不想提家人的事,只是家書的事說明了她的謊言。她接著說她跟著McAfee太太到了個奇怪的地方,有人給她一杯飲料,她喝了就昏了。至於McAfee太太跟Bishop的關係,等我逼問她,才知道他們兩個一度鬧不愉快,但昨天好像又沒事了。最後,我知道她人不舒服是實話,但還是希望她提供一些線索,於是得到了「某幢建築上有隻人魚」。

當我們剛從醫院出來時,赫然發現McAfee太太跟一個男的從警局出來,Stefan說一定是她跟律師要做些什麼妨礙調查的事,於是我們趕緊上車尾隨她們。之後McAfee太太在一家店前下車,我也趕緊偷溜進去看她做些什麼。她正在打電話,一直要求電話那邊的人採取行動,可電話裡傳出外國話聽不懂,另外還偷聽到Bishop的地址。



我們趕緊前往Bishop那兒,因為他一定有危險了,如果他有sense的話現在應該要跑了,Stefan則說他若真有sense怎會去招惹McAfee的太太。至於Jessica,我覺得她是被出賣了,只不過想不透為何要殺她就是了。


★軍用品店(Army Surplus):兩個小毛頭搶軍用品店,店主氣憤地說他已經被搶三次了,巡警左右為難,結果一不注意店主跟巡警都被小毛頭給斃了。輪我們上場。

★成衣乾洗(Hung Out to Dry):成衣倉庫警衛Oswald Jacobs,說裡面有四、五個持槍歹徒。倉庫裡面的掩蔽物不是挺好,我與Stefan容易曝露出來,得小心應付。擊斃一樓的歹徒後,樓上還有三個,最後一個還會逃跑,得趕緊追上。


就在前往Bishop家路上,局裡通知他們家剛報案,有人鬧事。我們趕緊到現場,應門的是Gloria Bishop,Bishop太太。我們先請她休息一下,順便看看四周。進門左邊臥室裡地上發現一張付給Lorna Hopgood的2萬元支票;出房門往左的走道上一座馬鞍贈品,是Silver Screen Props公司送的;旁邊房間裡桌上有座巴比倫城牆的複製品、市中心一座拍片現場的老照片。客廳有張照片,裡面是Mark Bishop與Marlon Hopgood,背後建築的牆上有隻人魚,找到了,Bishop太太說那是Hopgood的道具店。



當我們提起之前發生的一切,以及入侵的歹徒應該是McAfee的人時,Bishop太太只是裝作事不關己的樣子,我只好逼問她說實話,她說就算June Ballard壞事做盡也根本沒有參與演出的事,是Joan Leslie,因為這樣Mark才有資金。當問到Mark的行蹤,Bishop太太說不知道,我好心勸她為了安全著想還是說了吧,她才說問Hopgood還比較有希望。而地上那張付給Hopgood前妻的支票,讓Bishop太太似乎有些保留,我拿出支票證明她說謊,她很生氣地說去問Hopgood吧。最後提到Jessica,Bishop太太一臉不爽的樣子就知道該質疑她一下。她承認Mark愛年輕妹,就如同她16歲時就跟他結婚了一樣。她認為Jessica是Ballard拿去給Mark以交換演出機會的祭品而已。我跟Stefan都覺得Bishop太太知道得更多,但顯然不知道她先生惹了多大麻煩。

我借了電話問清楚Silver Screen Props道具店的位置便驅車前往。這房子很好認,大老遠就看見人魚。櫃台後方的人正是店主Marlon Hopgood,他帶領我們到後方試鏡用的小型攝影棚。在牆上有面大鏡子看來怪怪的,我叫他把燈關掉,果然發現這是一張「單面鏡」,鏡子後面有個房間,裡面有攝影機,專門是偷拍用的。攝影棚裡散落了一堆土人頭,不過都跟拿來行兇那顆差很多;鏡子對面的貨架上,找到了裝安眠藥的瓶子。我原本要在隔壁的更衣室裡找密室,結果只有發現廁所裡也有一張單面鏡。



既然室內沒有密門,我到屋外去找,結果果然發現一張景片,把它後方的空間遮住了,這在電影裡或許有效,但放在現實生活中一下就被識破了吧。在密室中發現了一捲”Jungle Drums”的電影母帶,上面還標示了佈景的地址;旁邊的桌上有個盤帶的空盒子,上面寫著Mark與Jessica,這讓人不得不懷疑是捲偷拍的帶子。

從密室出來後,在屋外的工作檯上發現了製作一半的土人頭,造型跟行兇那顆相同,另外,旁邊的檯子上有份報紙,標題說毒品泛濫街頭:


●●Courtney Shelton與Mickey Cohen會面,Courtney將毒品透過Lenny賣出去,Mickey是Lenny的老闆。Mickey希望Courtney能把毒品稀釋以便賺更多錢,但Courtney拒絕害死更多人,Mickey提議一次買斷毒品也被拒絕,故他打算殺了Courtney。●●


四周看得差不多了,我們開始詢問Hopgood。他表示做為一個電影道具商,他跟Bishop合作很久了,但最近籌備新片這段期間並沒有見面。我拿出剛剛發現的安眠藥瓶當證據指他說謊,他隨即承認Bishop、Ballard與Jessica確實有來過。接著問他Bishop的行蹤時,Hopgood說如果Bishop真的對Ballard不利,他會建議Bishop出城躲起來。我認同他的說法,並與他討論了一下,Jungle Drums的佈景所在地是個不錯的躲藏地點。

說到與Ballard的關係,他表示沒什麼,但我提出密室裡空的盤帶盒,指出這是他們聯合起來設計Bishop時,他解釋說密室是他拍些「小電影」賺外快用的,過去從來都不拍臉,但這次是Ballard為了「求個保險」,拍了Bishop的臉,至於現在盤帶在哪兒,他也不知道也跟他沒關係。最後我提到錢的事,Hopgood還是裝死,我拿出那張20000元的支票證明他說謊,他說其實從電影預算支出就可以了,Ballard說只要電影底定了她就把那盤帶賣給Bishop,但因為Guy McAfee只收現金,他沒有選擇餘地。

正當我們要逮捕Hopgood時,「電影明星」Roy Earle突然走了進來,說Hopgood是重要的線人,並且叫我們不別管他,去找Bishop。我們無奈走出道具店,居然遇上McAfee的手下,他們語帶威脅,結果一言不合。由於對方人多,我與Stefan先上車落跑,當歹徒也開車追上來時,我們就繞到歹徒車子左邊,由Stefan負責打破他們的輪胎,成功化解了危機。

我們到了Jungle Drums的佈景現場,Bishop一看到我們就跑,我一路追到整個佈景的頂層才追到他,結果McAfee更多手下來到現場,槍戰難免,我只有護送Bishop一路下樓回到警車那邊,當然歹徒們也被我們清光了。



隊長很高興又破了大案,還恭喜我要晉升了。Roy Earle突然開著跑車來到,說要請我們喝一杯,但我看隊長的臉色很糟,有種Earle不是善類的預感。我們到了Blue Room Jazz Club,Earle問我喜不喜歡爵士,還說Big Band跟搖擺樂他懂,但Bebop根本沒辦法拿來跳舞啊。Earle看來惡霸又無禮,侍應生都很怕他,他說要帶我見見女歌手Elsa。Earle連門都沒敲就進了她的休息室,她看起來很傷心的樣子,一直說著某個她最好的朋友死去,惟一一個真正愛她而不是貪戀她身體的人,然後之前報紙上的那個醫生Harlan Fontaine也在裡面,安慰她說很遺憾是場工安意外。

當Earle介紹我時,Elsa的反應卻是「我何必再認識一個警局裡的法西斯?」Earle甩了她一巴掌,說今晚真衰,一個黑人碰觸他,還被一個德國垃圾妓女吐槽。Earle順便有點促狹地介紹了方登醫生是「修理好萊塢心理廢墟」先生。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