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搭擋Ralph Dunn正在巡街,局裡傳來訊息,叫我們跟警探Floyd Rose會合,要協助搜索證據。我們一到現場,Rose說這是一件兇殺案,被害人Scooter Peyton是個黑人男性,已經送到驗屍間。目擊者說兇手是個高個子白人男性,朝Peyton頭部射了兩槍就跑了,還把槍丟了。他要我們找出兇槍,便被他搭擋催著離開。



舉頭望「明月」(Upon Reflection)


---------------------------------------------------------------------------------------------

「在陸戰隊裡你很清楚為何而戰,你能處理即使是個錯誤。處理腐敗卻像是追黑影,你不會知道你面對的人真正的底細,即使是你的同僚、你的上司。所以Cole你相信誰?我是早已了然於胸。」

---------------------------------------------------------------------------------------------


Ralph叫我不用太緊張,慢慢來,有問題就問他,我的確是得慢慢來,菜鳥出包總是不好。地上很多瓶子跟菸頭,我都撿起來看,但好像都沒有什麼用處。路旁撿到一份報紙,「心靈是人類的終極邊疆……



●●Courtney Sheldon下課後很興奮地跟方登(Fontaine)醫生表達精神病學的重要性,而且介紹自己從部隊退下來。他問醫生精神病學是否對因為戰爭造成的心理倦怠與壓力崩潰有所幫助,醫生說有,因為創傷迫使心靈關閉與退縮,但醫學可以透過治療像藥物與催眠重新打開心靈。

Sheldon說他有個朋友在住院,感覺上他離得好遠好遠,像是一直在夢中徘徊著。醫生一口答應幫忙,還叫Sheldon到他的診所去打工。Sheldon滿懷感激,但醫生也說了治療不一定有效,有時候,一個醫師能做的只是讓病人安寧地死去。●●


一路走到有血跡處,可以斷定的確是頭部中了槍,腦漿都噴到門上,不過附近沒有兇槍,便朝著暗巷走去。當我四處張望時,不經意發現頭頂上的窗戶反映了一支槍的影像,原來兇槍被丟到旁邊建築物的屋頂上了。



Ralph倒是蠻驚訝我竟然能看到這玩意兒,此時我當然得自告奮勇說要爬上去。Ralph除了好意提醒我小心,接著又開始喋喋不休地說著當著制服警察的待遇、被便衣警探踩在腳下、今天晚上很倒楣叫我快點等等。有點煩。

我爬一截鐵管到屋頂,很快找到一把左輪槍,槍上的號碼是S71893。這兇手真有意思,不把槍丟到水溝,而是丟到屋頂。



Ralph說可以回去領賞了,不過我卻覺得可以查一查槍的主人是誰。Ralph說這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卻覺得查一下又不會死,他說我還真是等不及要把制服給脫了,我笑他說原來他很愛抓酒鬼跟扶老太太過馬路。

Ralph說離這裡不遠處有一家槍店,可以去看看。我們開車過去,進了店裡,拿出了兇槍,店東開始劈哩啪啦講起性能諸元跟擁槍名人,Ralph說他可不認為這槍是巴頓將軍的。店東拿出一本顧客登記簿,我們很快透過槍支號碼找到買槍的人Errol Schroeder跟他家地址。



我們開車到他家,從樓下信箱知道他住二樓。Schroeder說槍在抽屜裡,可是卻又找不到。我們馬上逮捕他,不過他一拳就打倒Ralph,於是我跟他纏鬥起來,抓住他。然後在抽屜發現一本小冊子,裡頭居然寫著Rose的名字跟12.1.”46 50的字樣,不過Ralph叫我不要多管閒事,兇手都已經抓到了。



其實制服警察一樣可以很主動,再說超過三分二的罪犯不是沒頭腦就是衝動犯案,買槍還會留真名,哈哈。



危險槍戰(Armed and Dangerous)


---------------------------------------------------------------------------------------------

那個剛向部隊報到的時刻。在碼頭上,我正尋找OCS的巴士,突然跑來一個士官長兇巴巴劈哩啪啦罵人,頓時一陣火冒起來。旁邊還有Kelso跟Merrill兩人跟我是同樣目的。士官長好像瞧不起陸戰隊的樣子,很鄙視地叫我們去對面坐車,至於這邊的車是給戰士坐的。

---------------------------------------------------------------------------------------------

「你選對了地方,Cole,一個城市需要一個好警察,就像很渴的人需要水。你是來戰鬥的,但你拋不開政治,你一定得選邊站。」

---------------------------------------------------------------------------------------------



局裡傳來通報有街頭槍戰,Ralph說離我們不遠。我們才剛到現場就被打,想想還要跑到後車箱拿霰彈槍真是久。槍手往建築裡跑,我們也只好跟著進去,一陣槍戰後,他們全死光了。Ralph說Hopkins組長曾說一旦拿起霰彈槍,不是戰到最後成仁就是準備領賞,我卻覺得他好像有些自責,便安慰了他一下。



未竟的逮捕(Warrants Outstanding)


---------------------------------------------------------------------------------------------

我很急著在軍中一展長才。Hank提醒我注意安全,小日本最愛打軍官。Kelso把我說成那種為了個人出名害死同袍的傢伙,幹。

---------------------------------------------------------------------------------------------

「Cole Phelps與Jack Kelso,你們可以是朋友,但卻是個性不合:一個太急燥,一個走不出戰爭陰影。」

---------------------------------------------------------------------------------------------



Ralph一直問我戰爭的經歷,我只想說,要做朋友就不要談宗教與政治,至於我,再加上戰爭。他看到路邊一個胖子Wendell Bowers,違反假釋規定,於是我們分頭抓他。看不出來這胖子還真能跑,不過終究是被我逮著了。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