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I那個爛咖讓我餘怒未消,不過還是得幹活,我得讓老闆凱薩琳(Catherine Willows)知道我是很認真看待這份工作的,正巧今晚發生在日月洗車(Sun 'n' Moon Carwash)店的案子就是老闆跟我搭檔,更不能漏氣。洗車店的常客Jessica Marnier死在洗完的車子裡,所以車子內凌亂不堪,車子外清潔溜溜。


VIP包廂

凱薩琳說洗車店沒法一次檢查完,得把車子搬走才行,因此只能先做一半。從駕駛座車窗望去,可看見旁邊座椅上有一根針筒,加上Jessica吐血而亡,應該是跟嗑藥過量有關,同時,凱薩琳也發現她左邊的耳環不見了。我打開右邊車門,首先發現車子的GPS有座子沒有機子,先在上面採了一枚指紋(跡證1),拿走座椅上的針筒(跡證2),這才發現GPS(跡證3)掉落在踏腳處,凱薩琳說可能是死者發病時手一揮弄斷了GPS,等回去拿給亞奇(Archie Johnson)解讀。



洗車廠右邊牆上有個監視器,所以應該是有錄影檔,只是一時還無法取得。我們訪問了Jessica的室友Veronica Carver,她是個護士,晚上九點鐘的時候被洗車廠老闆通知前來。她知道Jessica有在吸食古柯鹼,但只是娛樂一下而已,她知道Jessica常來這邊洗車,因為洗車的大刷子製造的聲音讓她很興奮,或許是因為Jessica正high到最高點時產生的幻覺。除了她們兩個外,她們的老同學也是Jessica的男友Will Rice也跟她們住在一起。

意外或他殺?

現場暫且告一段落,我們回到實驗室。GPS座上的指紋是Manuel Molinez的,是個販賣管制藥物的慣犯,看來跟Jessica嗑藥是有關係的。羅賓(Dr. Robbins)醫師驗屍完成了,他說Jessica是因靜脈注射混合嗎啡與古柯鹼的藥物"Speedball"造成心臟病,死亡時間大約晚上八時到十時。死者兩手臂都有瘀青痕跡,就形狀看應該是有人握住了她的上臂,時間在她死前不久。根據病歷死者不是左撇子,但是醫師指出針孔在右手,這是很特別的事。醫師還給我們Jessica指甲下方找到的上皮細胞組織,以及死者的指紋與DNA。

車子搬走了,我們再次回到洗車廠,這次在左邊的洗車刷上發現了一截紅色的纖維(跡證4),另外,Carver走後留下了杯子,上頭有她的DNA(跡證5)。



案發現場搜尋完畢。回到實驗室先往車子的方向走去,這次在駕駛座上找到一包白粉,駕駛的椅背裂縫裡找到一些殘渣,接著就是一連串檢驗的工作了。為了比對洗車廠員工穿的紅色制服,凱薩琳特地去要了一件來跟紅纖維比對,可惜不符。那包白粉是古柯鹼,而椅背裂縫裡的殘渣與跡證2都是Speedball;Jessica指甲下DNA還沒有找到主人;透過監視器拍下的畫面,我們確認了Jessica是在九時進洗車廠,因此她的死亡時間就更精確到九時到十時之間,同時我們發現她左耳耳環還在,GPS也安放在座子上。

由於椅背裂縫有毒品,我們又下去找醫師討論,他認為如果針筒劃過椅背,針頭劃破表面時,確有可能殘留了一些藥物。按照這個說法,右手臂發現的針孔有可能是死者被別人逼迫而注射嘍?加上驗屍報告指出她有成癮,這一下子就不少想像空間了。

踏破鐵鞋無覓處

由於這個假設,我們回頭又檢視了一遍證物,在針筒與白粉包上各採到一枚指紋,經檢驗前者是死者的,後者是死者男友Will Rice的,這使得我們可以找Will來問話。Will與死者交往一年,同居半年;他剛從學院退學不久,不知真如他所說是不想念了還是爸媽不再給錢;他不覺得女朋友有什麼敵人,不過她只有一次曾提到她有一個兄弟是被謀殺的。在他看來,Veronica跟Jessica雖不算太熟,但關係也ok,只不過因為他與Veronica以前有過一段,因此有時會覺得Veronica有些敏感。案發時間Will都在家裡睡覺,沒有其他證人可以證明。

他承認那包古柯鹼跟他有關,因為他們會拿來娛樂用,但是Speedball跟Jessica喜歡跑去洗車廠的事,他都不知情。至於他身上剛好披著一件紅色毛衣,他說是他的沒錯,但事實上是有點「公用」的感覺,別人也拿去穿過。就在此時,醫師來電,說他在死者後頸又發現一個針孔,而且注射的時間比右手臂的要早。



接著我們到他們三人的住處,發現那真是一個豪華的地方,看來Will爸媽真的很愛兒子,讓我好生羨慕。在客廳發現一支手機,不知是誰的;電視前面的書本裡竟然夾了一張女王蜂20年與丈夫合照的剪報,而且很明顯她懷孕了,這些都是我們不知道的事情......等等,怎麼又是女王蜂啊....

在Will他倆的房間裡,枕頭上有一根頭髮,髮色明顯與他倆都不同,洗手檯底下的櫃子裡,則找到一個藥罐子。搜查告一段落,因為我們沒有獲得授權進Veronica的房間。不過就在我們要離開時,Manuel Molinez竟然從浴室走了出來......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三人行不行

不過說實在話,Molinez並沒有提供什麼有用的訊息,他會在房間裡出現,是因為他剛假釋,家裡水管壞了,只有找上朋友Will暫時待一下,而GPS上的指紋則是他幫Will忙替他女友Jessica裝在車上。凱薩琳說她要再去挖掘一些Molinez的過去,同時,她說因為FBI探員Huntby仍是失蹤狀態,目前能做的就是重新檢視一遍證據,看看有沒有遺漏什麼。

於是我又拿到那尊雕像。突然想起之前被Huntby排除的那塊白色的物質,於是先採下來檢驗,結果那是十二烷基硫酸納,也就是SLS(Sodium lauryl sulfate),在分離DNA時需要用它,當然,一般人知道這玩意兒是因為它是一般清潔用品中的發泡劑。所以這代表我沒有錯,因為在我之前已經有人用過SLS一次了,所以當我再次使用時,就變成兩倍的意思,跡證因此被毀掉也不令人意外。我們馬上知會隊長,因為這代表FBI已經被女王蜂滲透了。



至於跟本案有關的諸多待驗證物,進展可不少。房間裡的藥罐子裝的是嗎啡,罐子上採得的指紋是Will的,也就是說,Will確定碰過Speedball的兩種原料。剪報上也採到兩枚指紋,分別是Jessica與Will的,這代表什麼呢?手機的語音信箱裡有一則留言,是Veronica打給Jessica,除了說Molinez是個卑鄙小人外,還警告Jessica不要傷害Will,對照在床上那根頭髮驗出來是Veronica的結果,看來這是一樁三角戀情。然後,Jessica指甲下的DNA驗出來是Veronica的,若是參照Will的說法「那件毛衣是公用的」,那麼該不會Veronica穿著那件跑到洗車廠,跟Jessica發生打鬥,甚至殺了她?看來要找她把話問清楚了。

面對他們三人間的關係,Veronica說她曾親眼看到Will不在的時候,Molinez把Jessica帶出門,而且Jessica有許多事瞞著Will,她們為此事爭論,結果動了手腳,所以才留下DNA在指甲底下,但她並不會真的殺了Jessica。至於床上的頭髮,她說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坐在人家床上聊天也是理所當然。

糾纏不清

偵訊結束後,尼克(Nick Stokes)打電話來說,GPS的紀錄顯示Jessica從家裡開車到Molinez家,然後回家,最後又到洗車廠。所以Molinez說謊,我們便到他家去。在他家門口的沙發上找到一支手機,由於在室外就不用搜索票,結果在手機裡發現一張Will與Veronica親吻的照片,果然是舊情未了,然後又發現一則發給Jessica的簡訊說「她很危險,別冒險」。



我們拿著這個問Molinez。他說那不是他的事,他沒在管,他只不過給了一些意見給Jessica,就如同那晚Jessica來他家是為了問一些有關Will的事一樣,而他並沒有賣毒品給他們。儘管隊長查出Molinez過去與女王蜂有往來,但當我們給他看剪報時,他否認認識她。

He Said, She Said.

有鑑於Molinez拍到的照片,我們取得了Veronica房間的搜索票,在那裡我們找到失落的Jessica耳環,耳環上有一小段褐色的纖維。而桌上有一條筆電電源線,上頭有Molinez的指紋,讓我們不由得聯想到剛剛在Molinez家裡有一台筆電。此時,尼克又來電說,證據顯示Veronica在兇案發生當晚其實七時就下班了,不是她說的九時。

一堆謊言。Veronica的說詞則是Jessica太多秘密讓她與Will有機會更接近,但那只是一個「好朋友」的親吻。她不知道為何Jessica的耳環會在她房間,而七時下班的事是因為她太震驚Jessica,記錯了,她絕沒有殺Jessica,因為當時她在Will床上。至於筆電,她說她曾經拿過Jessica的筆電想看內容,但密碼擋住了,至於Molinez的筆電她不知情。稍候我們問了Will,他證實了Veronica在他床上的說法,同時,他也沒有要Molinez拿走Jessica的筆電。



既然Molinez堅稱筆電是Will指使的,我們只有拿到搜索票再說。在Molinez屋內除了拿走了筆電,還在馬桶後面找到一支褐~色~的手套。當我們進一步分析筆電,發現不少驚人事實:Jessica可以存取FBI的資料,但她並不是FBI員工,然後一個叫Robert Marnier的探員幾年前被女王蜂殺掉,這個人鐵定是Jessica的兄弟。更勁爆的是,女王蜂的確有個兒子,但出生後就辦了領養,養父母姓Rice。所以這暗示著Jessica接近Will的真正意圖嗎?而Molinez至少說了一句實話,就是Jessica來問Will的過去。

從女王蜂與Will的DNA部份相同,我們證實了上述說法。隊長也來電說,FBI已確定Huntby是來臥底的。另外,褐色的纖維果然來自褐色的手套,可以帶Molinez問話了。

女王蜂的決斷

事實很明顯,Jessica發現了真相,甚至要求讓女王蜂母子相見,Molinez警告她「她很危險,別冒險」,但她不聽。對他來說,讓女王蜂知道他賣毒品給她兒子簡直是自殺,他只有殺了Jessica以絕後患。他說,對比女王蜂的手段,監獄簡直是天堂。



案子破了,但是還有後續,Will死了,驗屍結果是頸部被勒死,他的指甲下DNA殘留,檢驗的結果,竟然是他親生的媽。母親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為什麼?隊長給了答案,一通15分鐘前女王蜂打來的電話:「我原希望讓兒子遠離這殘酷的生活。然而,女王蜂的責任是不計代價維護整個蜂巢的安全,當一隻蜜蜂危害到蜂巢時,女王蜂只有殺了牠。你們的手上沾了我兒子的血。」

, ,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