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教條4:黑旗
如果說三代遊戲告訴我們,就算英國殖民政府垮了,也會有新的美國政府取而代之,體制不可能完全消失,良民只是換了一個管理他們的體制,那麼《黑旗》要說的就是,個體不可能真正自由,你最多就是有點良心不要害人,然後試著在體制中讓自己好過一點,就如同愛德華肯威。


走完《刺客教條:黑旗》(Assassin's Creed: Black Flag)的主線劇情,不像當年二代三部曲那種強烈的善惡感,也不像三代對於自由與秩序的嶄新體認,而是一種無感。這種無感不是因為遊戲不好沒有感覺,而是對於刺客的教條與自由,沒有感受到未來。

《黑旗》與三代的劇情發展有個共同的脈絡,就是大時代的客觀因素深深影響著故事中的每一個人。三代故事落在美國獨立戰爭期間,北美殖民地對抗英國成為所有事件的起源,刺客(嚴格說起來其實只有康納)基於自由的理念支持反抗組織,聖殿騎士則一如往常搖擺於兩方之間,而康納原住民的成長背景,又在英「美」對抗這個大環境因素之下,另起了一個印第安人與白人的鬥爭史。

自由到極點的海盜

《黑旗》則沒有太複雜,除了刺客與聖殿騎士的傳統對抗,時代背景則是各國政府打擊海盜這個理所當然的「勦匪行動」。海盜的本質就是目無法紀,随心所欲,不受任何組織、規範與力量的約束,它像是一個極度鬆散的協會,大家僅僅只是靠微薄的共識而行動,而這點共識往往也經不起任何考驗,隨便哪一個人一時興起的動作,就可能搞得滿盤皆輸。

刺客教條4:黑旗

海盜們想要把拿索做為大家在加勒比海堡壘的計畫最終失敗,就是個明顯的例子。在整個討論的過程中,其實就可以看出在大環境已經不利的情形下,一些海盜們也不相信這種組織化的行為能夠解決問題,他們寧可相信憑自己的力量在大海上賭命似的闖蕩,或是乾脆回歸體制做個良民還比較有用。

不過做為「良民」這件事,本身就是個有趣的討論點。羅伯茲在打算成為船長的演說中提到,與其做個被壓榨的良民,不如做個自由的海盜。良民再怎麼生活安定、滿足,仍然是在體制之下,受到權力約束,在體制與權力沒有礙著你時,你可以因為德政而感到他們是好的,但是不管是基於公益或私利,一旦有損你的利益,讓你覺得不舒服,你就會覺得他們「極權」「壓榨」「鴨霸」。這是具海盜性格者寧願漂泊也不願接受管理的原因。

刺客教條4:黑旗

刺客變成中間派

與海盜這種極端自由的情境對照,刺客就顯得捉襟見肘。刺客的緣起本質上是對抗體制,但它並不打算摧毀體制,它只是期待德政,所謂「諸行皆可」(Everything is permitted)並不是無法無天,而是體制不傷害良民,個人也不要做惡,所以這是刺客組織譴責愛德華肯威的原因。

刺客教條4:黑旗

那刺客與聖殿騎士的終極目標似乎是一樣的?還爭什麼呢?其實,兩者真的只是路線不同而已,簡單講,聖殿騎士相信群體利益大於個人利益,因此必要時刻,少數人的個人利益可以犧牲。理想上,聖殿騎士不認為體制內的貪腐應該存在,因為那有違群體利益,雖然就實務上而言這是很難做到的事,但我們似乎能在海爾森身上看到這樣的理想曾經有實現的可能。

相對而言,刺客相信個人利益重於群體利益,個人利益不能三不五時因為群體利益而被犧牲,尤其是實務上既得利益者往往拿群體利益為藉口,行壓榨良民之實;有一就有二,一旦有了理由,之後就會變成藉口,權力使腐敗傾向者開始腐敗,這些當然都不是刺客教條能夠容許的事。

因此,對於「自由」的觀點,海盜與聖殿騎士正好位於光譜的兩端,刺客則站在中間。中間的包容力最大,在政治上也能獲取最多選票,但相對地更容易遭到兩端的挑戰。當然遊戲中並沒有涉及到這塊,但如果我們再次回顧一下羅伯茲的那篇演說,是否代表著刺客組織其實也不能解決「非基於私利的制度性壓榨良民」的問題?刺客的自由相對海盜而言,其實也只是一種「有限度的自由」?

刺客教條4:黑旗

監聽與擁槍

不免想起2013年美國面臨的兩大政治難題:監聽政策與槍枝政策。

如今看來,《黑旗》中眾人尋覓的「觀測所」,跟史諾登揭發的監聽醜聞實在太貼切,雖然就遊戲製作時程來看,靈感不是因為時事而來的。從刺客組織的觀點,監聽當然是不允許的,因為它嚴重侵犯個人利益,然而從聖殿騎士的角度來看,我侵犯一堆人的權益卻可以保住數十人、數百人甚至上萬人的性命,我為何不做?這是我的職責不是嗎?

監聽這檔子事可能只有執法與情治機關會站在擁護的立場,大多數良民都會反對。不過美國的槍枝問題就是雙方勢均力敵的重大爭議。歐巴馬的民主黨政府基於多起校園喋血事件,決定要對槍枝有更多管制,但共和黨與許多右派人士激烈反對,對台灣人來說比較有趣的觀察點是,他們認為擁槍是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個人基本自由,他們顯然認為校園喋血死去的人命比不上他擁槍重要,而美國現在多如牛毛的槍枝管制法令究竟有沒有用,或是該怎麼改,似乎都不是他們討論的重點。

刺客與聖殿騎士會怎麼看?恐怕有點弔詭,聖殿騎士會基於群體的安全為考量,站在民主黨這邊,而刺客的教條在這裡看起來,卻湊巧地與擁槍者的個人自由及第二修正案的成立背景不謀而合,等於是跟共和黨與槍支協會手牽手。

刺客教條4:黑旗

你會怎麼看呢?建議你先從台灣街頭跟歐美一樣塞滿的監視器開始思考,想一想這些監視器究竟對你的人身安全有幫助,還是只是政府用來控制良民的手段?監視跟監聽會不一樣嗎?

刺客之友

如果說三代遊戲告訴我們,就算英國殖民政府垮了,也會有新的美國政府取而代之,體制不可能完全消失,良民只是換了一個管理他們的體制,那麼《黑旗》要說的就是,個體不可能真正自由,你最多就是有點良心不要害人,然後試著在體制中讓自己好過一點。

刺客教條4:黑旗

刺客教條4:黑旗

就如同愛德華肯威,從頭到尾想的都是撈錢讓自己與家人過好日子,他也真的做到了,只不過他用的是冒著生命危險的、體制外的做法,最後,他又回歸到體制內,做了屬於那個年代的既得利益者。而所謂的刺客教條對他來說並不是信念,只不過是因為他本性善良,所以覺得對不起人家而想補救一下而已,嚴格說起來,他只是「刺客之友」,而非真的刺客。

刺客教條4:黑旗

刺客教條4:黑旗

,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