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這些國手們在國際舞台的佳績,恐怕引不起國人們有如對盧彥勳那般的寵愛,然而,國手們曾經締造的佳績、帶回台灣的獎牌是比足球跟網球要多的。


最近南非世界盃足球賽熱烈進行中,許多人天天熬夜看比賽,對每支隊伍都講得頭頭是道,但相信大家心中多少有些失落,因為再怎麼樣也只是替別國球隊加油,因為台灣自己生不出夠有實力的代表隊。與此同時,網壇蹦出令人振奮的消息:本土出身的盧彥勳在溫布頓公開賽中打進前八強,雖然最後四強止步,但精彩的比賽既是盧彥勳目前最佳成績,也讓台灣人感到與有榮焉。

看著世界盃沒台灣的份,有人就說連喀麥隆、迦納等人口不比台灣多、發展沒有台灣好的非洲國家都可以擠進32強;看著盧彥勳雖敗猶榮,也有人說台灣連個像樣的網球中心都沒有,以致於連像盧彥勳這樣有潛力的好手,也要到處借場地。

電玩比賽不比足球、網球差

大家都覺得足球、網球都要政府與民間大力支持才辦得起來,但台灣也有光靠國手們自己的意志與努力,就已經在國際舞台上大放光芒,那就是以電玩遊戲為比賽項目的WCG(World Cyber Games)世界電玩大賽。

你應該還記得有「電玩小子」之稱的曾政承,在2001年拿下《世紀帝國2》金牌;2002年陳明助以同一項目拿下銀牌,並與曾政承聯手拿下團體組金牌;2003年《神話世紀》陳志誠銀牌、吳右任銅牌,吳右任與黃裕貴團體組金牌,劉凱勛與黃政彬《魔獸爭霸3》團體組金牌;賽車遊戲高手劉祐辰則在2007年以《世界街頭賽車3》奪得銅牌,2009年以《精英賽車4》站上冠軍高點。

電玩遊戲在當今台灣社會還不是個「乾乾淨淨」的娛樂,即使放眼全球,所謂的「電子競技」(e-Sports)也比不上足球或網球等運動,於是過往這些國手們在國際舞台的佳績,恐怕引不起國人們有如對盧彥勳那般的寵愛,然而,國手們曾經締造的佳績、帶回台灣的獎牌是比足球跟網球要多的。

*******************************************************

今年WCG 2010台灣國手選拔賽的主辦單位肯果行銷說,報名快截止了,但報名情形不踴躍。這或許又是近年來台灣電子競技發展困難的另一個面向:政府單位不懂也不管、台灣市場小贊助商顧慮多,選手們能得到的支援就不會穩定,能不能真的像南韓乃至於歐美玩家一樣把電玩當職業則是未定之天。

這好像是一個惡性循環。選手對前途有不安全感,成績就難以穩定;贊助商看到一個不肯定的環境,就不敢砸大錢培養選手與比賽;政府看不到成績,就不會接收成果及錦上添花;政府不願變動制度(例如學南韓折抵兵役),選手對前途有不安全感…….

這一幕,手指向天……

對於玩家們而言,是否真的如此?回想起2003年在南韓,劉凱勛在單人賽中一開始就被淘汰,之後三天心情低落、食不下嚥,後來卻在雙人賽中一路打敗強敵獲得冠軍,「眼淚都快飆出來了」。得到此等榮耀,當時就讀政大保險系的他,卻很清楚這將是他生命中一段永難抹滅的美好記憶,之後,他就會回復原先的生活,為自己的人生打拚。

而同一年的《極速快感:飆風再起》國手也是職業軍人的劉明貴,在對手玩弄偷襲的情形下,發揮軍人本色不受影響;《星海爭霸》國手楊家正,只有17歲,是全團最年輕的選手,但在面對銅牌選手時,一路挨打卻不曾半途而廢,靈活應變堅持到最後。

2007年奪得銅牌的劉祐辰,在那年台灣國手選拔賽總決賽前一天,父親病逝。換作別人可能早已無法靜下心來了,但劉祐辰牢記著父親臨終前對他的鼓勵與期許,要他努力比賽,爭取屬於自己的榮耀,最後他也以一面銅牌與2009年的金牌榮耀了他的父親。這一幕,讓人想起盧彥勳比賽勝利後,手指向天……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對他們來說,玩遊戲並沒有太多顧慮,只是因為喜歡而投入,因為報名參加比賽脫穎而出,得以代表台灣出國比賽,自己的人生就有了一段不凡的體驗,劉祐辰就曾說,參加比賽讓他接觸到不同的人、事、物,眼界改變了,人也獲得成長,更能面對未來人生的挑戰。

鹿特丹管理學院的牆上有這麼一行字:偉大的成就都從不可能開始。台灣有兩千三百多萬人,比喀麥隆與迦納多,也許一時半刻生不出一支夠實力的足球代表隊,但要論電玩選手,過往的前輩都曾引領風騷,江山代有才人出,試試不可能的事,說不定人生就此改變。



WCG 2003台灣國手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