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像是站在舞台上看著千千萬萬個演員擦身而過,演著屬於他們的人生;也像是站在許多投影布幕的中間,若不是路人跟你會有肢體碰撞,恐怕你會覺得那些都是浮光掠影。


如果你曾造訪歐洲某個有歷史的城市,看著與自己住了幾十年的家鄉迥然不同的城市風貌,以及背後深厚的文史意涵,相信這會是趟深深震憾人心的旅程。那就像是個多少年前就埋下的伏筆,直到現在,某個機緣巧合,將那時的感動從塵封的記憶中挖掘出來,投射到當下的情緒之中,而這個機緣巧合─《刺客教條2》(Assassin Creed 2),也就變得更加生動活現了起來。

屬於自己的DNA記憶

屬於筆者自己對《刺客教條2》的感覺,就是因為這樣與多數玩家不同。2006年10月因WCG世界大賽到米蘭(Milano)採訪,親眼瞧見屬於北義大利式的古典與繁華,回程又陸續經過維洛那(Verona)、奧地利的因斯布魯克(Innsbruck),留下對歐洲風景、城市歷史、文化的深刻印象。因此在接觸到《刺客教條2》的資訊後,看到製作團隊刻意研究了劇情背景中的年代、人物,並親自走訪了遊戲中的諸多場景與名勝古蹟,不禁開始對這遊戲著迷起來。


米蘭市區的房子。一定爬得上去的。

在這之前,《刺客教條2》這類動作遊戲一直不是筆者感興趣的對象,當然手腦不夠協調一直是個重要原因。不過在進入遊戲後,這個障礙已經不太重要了,光是站在熙來攘往的佛羅倫斯街道上,看著各色各樣的人群來來去去,演說聲、聊天聲、交易聲此起彼落,連討厭的巡邏警衛都變得可愛起來;各種大小教堂、會堂、高塔,甚至只是一般平民建築,彷彿伸手可及,這一切都好像是當年站在米蘭、維洛那、因斯布魯克的街道上那般真實。



除了能在陽光普照的大街上閒逛,或是在陰暗窄小的巷弄裡穿梭,還有機會騎馬奔馳在一望無際的田野,或是在城市裡的水道撐船前進,開放式的遊戲環境還能給我 們許多心曠神怡般的體驗。



雖然時間久了,也會注意到這些NPC有限的行為,多少會變得有些單調,但有的時候,還會覺得有一種「回到兩年多前玩《信長之野望Online》時」的感覺:站在稻葉山城市集交易的地方,看著許多玩家在那裡叫賣、交易、跟御藏番存取物品、彼此聊天、來來去去……這種虛幻又真實的感覺真的很奇妙,因此就算有劇情任務在身,還是常常會無目的閒逛,體驗此等身在其中的感覺。

重現文藝復興的年代

遊戲的背景年代是1476到1499年,當時還沒有真正前進新大陸,因此對歐洲來說,海外貿易就是指往中東方向前進的路線,義大利因佔了地利之便,貿易興盛,成為當時歐洲最繁榮的地方,各大城邦例如威尼斯、佛羅倫斯等,商人賺飽了錢、坐享了權利,也開始追逐風雅、品評藝術,藝術家、文學家、思想家等都有了經濟後盾,文化開始有了突破性的進步,這就是大家知道的「文藝復興」(Renaissance)。



而佛羅倫斯被認為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這樣的角色定位,要如何在遊戲中表達出來?當然我們都沒有活在500年前,沒得比較,但遊戲的美術設計是居首功的,要是沒有他們實地走訪了一遍,畫出維妙維肖的建築物與街景,這遊戲就要大大失色了。

不同的城市顯現出了不同風格,除了基本的色調變化外,建築物的設計概念也不相同,尤其是體現在高塔上(爬多了也就瞭解了)。而不同城市在地形上也有差異,像佛羅倫斯是平城,San Gimignano則是山城,要一直上下樓梯;威尼斯當然是濱海的水城,城內河流眾多,造就不同的城市風貌也影響一個刺客的行為模式。



就算是一個城市裡面,各區域的風貌也不同,例如威尼斯的Dorsoduro區,很明顯就是個娛樂區,除了有許多裝扮成小丑的藝人表演吞火等雜耍特技,還有很多平民在跳舞。不同城市的民眾服裝風格也不同,像佛羅倫斯偏紅褐色系,威尼斯偏銀白色系。


威尼斯的Castello區


佛羅倫斯的時尚


威尼斯的時尚

建築物方面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各種大大小小的教堂。由於筆者只到過米蘭親身體驗過包括米蘭大教堂(Duomo)在內的幾座教堂,因此只能以類比而不是與遊戲描繪的真正教堂比較。在遊戲中它們都有著特殊的定位,包括做為地標、做為viewpoint所在的屋頂或高塔等,但是站在教堂的前面,你會感受到基督教世界中,大教堂就是一座城市的市中心所在,教堂前廣場與教堂本身則象徵著文化、權力、人民信仰的中樞;如果站在教堂頂端,感覺又不同了,那是在睥睨天下、冷眼旁觀著芸芸眾生。





刺客是一種孤高的存在

過去對刺客類型的職業(忍者、遊俠Ranger、小偷Thief),總是有一種「偷偷摸摸」的感覺,因此覺得不夠光明正大。然而,玩過《刺客教條2》後,一種「遺世而孤高」的感覺卻非常強烈。你雖然站在熙來攘往的大廣場,但你其實不屬於任何一個角落;你跟著擁擠的人群前進,但你其實並不在任何一個人際圈子中;你像是站在舞台上看著千千萬萬個演員擦身而過,演著屬於他們的人生;也像是站在許多投影布幕的中間,若不是路人跟你會有肢體碰撞,恐怕你會覺得那些都是浮光掠影。

站在高塔上又不一樣了。離地面好遠,吵雜的人聲音開始聽不清楚,地上的人也變小,絕大多數的建築物都沒有你高。若是站在少數幾個大型教堂的頂端,往下看就只有變很小的許多房子,連人都看不見了,伴著你的只有風、偶爾飛過的鳥、遠處的夕陽或是頭頂的明月。好像你的腳底是個界限,上方與下方分屬兩個世界,上面的世界,只有你而已。



因為看不見的手,世界改變

講了太多「神遊」的東西,好像這遊戲只適合去冥想。其實做為一個刺客,能玩的花樣還蠻多的,對於像筆者這種乖乖牌老百姓,也只能透過這個遊戲去想像一個刺客的生活。《刺客教條2》固然可以讓玩家在大街上大開殺戒,不過這樣就沒意思了是嗎?試試各種有趣的暗殺方式才好玩:從高處跳下用袖裡劍一次幹掉兩個;攀在屋沿下,一把抓住屋頂警衛的腿把他丟下樓去;大老遠用手槍一轟打死一個;躲在稻草堆中把旁邊的人拉進來刺死,連屍體都不會留下。

不過筆者覺得最有趣的應該是下毒。悄悄經過目標前面,輕輕地戳他一下,接著只要站在不遠處,就可以看到目標開始毒發,人站不穩、手腳亂揮、語無倫次,然後漸漸倒在地上、抽搐,最後終於不動了。旁邊的路人開始圍上來你一言我一語,警衛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對玩家來說,這時任務已完成,可以偷笑離開了。一個人適不適合當幕後那隻看不見的手,在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


戳一下,就可以躲遠一點看他「跳舞」

偷偷摸摸的樂趣還有,像是躲藏在人群中,或是坐在路邊的椅子上,整個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樣隱藏在人群中;幾乎是無所顧忌地偷錢,或是帶著四個流鶯逛大街,再利用她們引誘警衛,就可以偷開寶箱或是拿取物品。作奸犯科的事,在這裡玩玩就很過癮了。

動作成份不難

《刺客教條2》的劇情主軸就是不斷地復仇,主角Ezio Auditore必須不斷找出邪惡組織Templar的爪牙,一一加以暗殺,以慰父兄在天之靈。由於Templar這個組織在政治上的野心,佛羅倫斯共和國總督羅倫佐‧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生命遭到威脅,Ezio在遊戲前期很快就進入了保護總督大人的高潮戲。


要好好保護媽媽與姐姐


佛羅倫斯共和國總督羅倫佐‧美第奇(Lorenzo De’Medici)

只是到了遊戲中期,Ezio到威尼斯繼續尋找Templar黨徒後,好長一段時間有種劇情張力不足的感覺,畢竟跟盜賊頭目Antonio(......)混在一起總覺得很low,談戀愛也只是點到為止。到了後段找到蘋果,準備去羅馬刺殺教皇,才又進入壓軸戲,不過感覺上就是比保護總督大人的氣氛要差了一點點,或許,也是因為玩遊戲至此也十幾個小時了,心情已平靜、技巧也熟練的緣故吧。


Ezio恨好多人




納命來,教皇!

《刺客教條2》的動作成份真的不難,而且就算是被一堆人圍毆,要死掉也不是那麼容易,因此真的很希望想要領略一下整個遊戲的玩家們來試試。比較麻煩的部份應該是在屋頂追賊,以及遊戲中的競賽(Race)任務,因為路徑比較複雜,屋頂又高高低低的,不過多練習幾次就沒問題了。至於六個刺客陵墓,有的是要求動作確實,有的是要求動作要快,雖然不是主線劇情,但為了終極裝備與成就,還是多練習一下吧。遊戲官方網站


這個刺客陵墓的路徑又高又複雜


刺客陵墓之一


好吧,中文警世良言也可拿來當解謎之用


站這麼近開寶箱也不會被發現喔


從高塔上一躍而下



●●●●以下是第一段結局。結局當然是個雷。

 

, ,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