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具拉丁美洲色彩的「香蕉共和國」:四季如春的熱帶島嶼,咖啡、雪茄或糖是重要的經濟作物,政治非常不穩定,黨派眾多,抗議、暴動與革命不斷,而執政者一 定都貪得無厭,反對派永遠義正辭嚴。而玩家就在海島風情、西班牙式英語與特色強烈的拉丁音樂聲中,邊high邊玩下去,娛樂感十足。

其實《天堂島3》(Tropico 3)已經是個老遊戲了,而且是筆者前年聖誕節期間買回來的特價品。不過並沒有什麼好遺憾的,因為據說去年底推出的四代,充其量只能說是3.25代,雖是新增了一些東西,但實在不足以說成是跨越了一整代。

香蕉共和國3

這系列的前一代,當時台灣代理的中文名稱叫做《冒險島物語2》,同樣是款經營小島的遊戲,但很特別的是,經營的是海盜窩,頭頭是海盜,VIP是搶了錢要來島上揮霍的海盜,然後抓來的平民變成是奴隸,來做工的,但對於玩家來說,除了照顧VIP的需要,連奴隸的吃喝拉撒也要管。

到了三代終於不再有如此「妥協」的呈現方式,而是改成極具拉丁美洲色彩的「香蕉共和國」:四季如春的熱帶島嶼,咖啡、雪茄或糖是重要的經濟作物,政治非常不穩定,黨派眾多,抗議、暴動與革命不斷,而執政者一定都貪得無厭,反對派永遠義正辭嚴。而玩家就在海島風情、西班牙式英語與特色強烈的拉丁音樂聲中,邊high邊玩下去,娛樂感十足。



什麼政客的齷齪事不能做

就經營遊戲的角度來看,《天堂島3》其實並無太大難度可言,因為此類遊戲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賺錢,而《天堂島3》賺錢的方法很簡單:整座島的地理環境看清楚,選定哪邊可以種咖啡或菸草,然後陸續建五座農場,過一陣子後外銷賺來的外匯就源源不絕而來。如果一開始錢較少,正好又有適合開採的礦脈,不失為初期賺錢的好辦法。

但相對來說,遊戲的娛樂性有完全凌駕經營本質的感覺,非常歡樂。正如前述,如果你對香蕉共和國、拉美國家、虛偽又腐敗的民主政治有著嘲諷的fu,《天堂島3》可以讓你恣意揮灑:身為總統,除了照顧老百姓生活起居,更要照顧自己的荷包,無論是蓋房子、開銀行、經營工廠,都可以拿一筆回扣存進你的瑞士銀行帳戶,甚至當你的島上有金字塔,你也可以選擇公開當個盜墓賊;遇到冥頑不靈的反對派人士,如果有銀行你可以賄賂他們,有監獄你可以逮捕他們,當然你也可以直接暗殺他們;拉美國家不管政治制度為何,都是一種總統獨大的型態,你可以拚命大搞個人崇拜:樹立純金雕像、發行語錄、製播造神電視節目、成人思想教育等等。



冷戰時期美蘇對抗的世界局勢,在這個地方也明顯呈現。外交關係簡化成對美與對蘇兩個方向,真正高明的統治者必須兩者兼顧,因為不但不會有被侵略的問題,關係愈好愈能得到經濟上的援助。不過不光是外交動作就能把關係搞好,在遊戲中,美國是資本主義的代表,蘇聯是共產主義的代表,如果你能搞好經濟賺大錢,對美關係不會差,但如果你在住宅、糧食等民生問題上處理不好,與蘇聯的關係可是會大幅下降的。

拉美獨裁人物入列

遊戲中的”Communism”雖然一般翻譯成帶有貶意的「共產主義」,但就遊戲中的表現方式來看,其實比較接近歐洲的「社會主義」思想。《天堂島3》中除了剛剛提到的資本主義者、共產主義者外,在政治光譜上還包含知識份子、宗教狂熱者、軍事主義者、環保主義者、國家主義者與忠誠粉絲總共八種勢力,他們都有許多訴求,如果總統能夠滿足他們,這一勢力就相對安定,否則不滿、抗議與暴動就會很常見,而他們彼此之間往往也是互相衝突的,例如遊戲中的宗教狂熱者其實被暗喻了反智的色彩,許多讓他們滿意的措施會讓知識份子不滿。雖然會有顧此失彼的情形出現,但這就是政治,多麼鮮明。



《天堂島3》的政治還有更真實的一面,就是玩家們選用的Avatar娃娃。在每一關一開始都要選一個Avatar當做代表人物,雖然它的實際意義是調整各項參數的加權值用的,但除了遊戲中的外觀不同外,選用這些拉丁美洲的真實人物,頗有臨場感,而且他們的一些次要參數也蠻爆笑的。

清單裡最有名氣的就是卡斯楚,還有他古早的同志切‧格瓦拉;阿根廷的「艾維塔」伊娃‧裴隆及夫婿璜‧裴隆(Juan Peron)則是著名的夫妻檔,不過遊戲中艾維塔雖然有群眾魅力,但卻是個慣性竊賊與賭徒,前者會讓遊客商店的成本加倍,而裴隆雖然對產業與勞動階級有正分,但卻是個反智的笨蛋,學校教育效率變慢,還不能建大學。



其他像是海地終身總統「爸爸醫生」老杜華利(Duvalier),一個無可救藥的騙子,總統大選演說不會有任何效果;跟台灣有些淵源的有智利軍事強人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巴拿馬軍事獨裁者諾瑞加(Manuel Noriega),還有兒子來過台灣訪問的尼加拉瓜總統蘇慕薩(Anastasio Somoza)。

極具渲染力的大選演說

但遊戲中真正最具渲染力的莫過於總統大選的演說。每到選舉前,玩家可以選擇是否要舉行大選演說以增加支持度,演說的三個重點是承認當前國家的最大問題、歌頌美蘇或某一個勢力以增加支持,以及在下一個任期的重點工作。

讓我們來聽一段演說的過程



「天堂島的朋友
選舉即將來到,面對目標,我們又更近了一步。勝利就在眼前,但我們仍需要向前邁進。
我必須要提醒各位關於島上的那群反叛者。他們根本是無政府主義者,他們不在乎這座島嶼,卻把自己裝扮成一副是解放者的樣子。
因為他們只會光說不練,讓我們在醫療衛生方面的努力都已經付諸流水。
夥伴們!在我總統任期裡,我感受到大家的感謝之意,然而,我只是一個謙卑的僕人,你們是我的主人,是我的雇主啊!
我必須要向各位表達我的敬意,每日都在辛勤工作的你們,特別是共產主義的朋友們。
沒有人能否認在我的一個任期裡,天堂島有了長足的進步。但我還有更多驚人的未來要送給你們。
那就是天堂島的人們將遠離饑餓!在下一個任期裡,我有一個明確的計畫可以確保每個人都能得到充足的食物供應。
我們的改革必將勝利成功!」

事實上,遊戲進行中常可以聽見的廣播中,一位名叫Betty Boom的「永遠的反對派」,她的演說也是抑揚頓挫、鏗鏘有力:



「根據我們的消息來源指出,我們的國家突然之間變有錢了,我們的財政盈餘持續成長,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為何我還是覺得自己跟以前一樣很窮也很慘呢?是的,有些人告訴我應該要快樂跟知足了,但我仍然買不起店裡那件我看到的切‧格瓦拉紅T恤。」

AI的侷限

當然,選舉的激情過後,還是得要回到正常生活,做好自己的工作,才能對得起人民,不過隨著島上的發展規模愈來愈大,人口愈來愈多,交通的問題就愈形嚴重,因為《天堂島3》的交通系統蠻簡陋的,道路只有來回兩線道,路口沒有紅綠燈,島民都開私家車,連公共運輸系統都沒有,因此塞車變成家常便飯。當然啦,這種香蕉共和國能有什麼進步的交通設施咧?不過就玩家角度來說實在有些痛苦。



除了交通建設本身很差外,NPC在住屋的選擇方面也很有問題。明明離家近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則,但就是會有人寧可每天長途跋涉、開了大老遠的車往來與住家與工作地點之間,也等於製造交通問題,在排除了「居住環境優劣」這個變數後,就實在不知道這種不理性行為的原因何在。

說這款遊戲是在玩一種氣氛,而不是真的在玩一款遊戲,恐怕是蠻貼切的說法,因為就算不管這些頭痛的問題,把鏡頭拉到最近,可以看到形形色色島上居民的日常活動跟美麗的景色,實在是令人心曠神怡啊!想要體驗一下拉美式的虛偽民主跟政客的齷齪作為嗎?不用買四代遊戲,玩三代正便宜!









, , , ,

Antoni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